芳草-莫忘初心

[林鲍]听歌写片段

EeLLEN:

陈绮贞-鱼


【我坐在椅子上,看日出复活。】




很久很久以后了。


鲍春来坐在椅子上,把整个人蜷缩在一起。


有点冷,冷到膝盖针点般密密麻麻地疼。


夕阳的灰黄色漫过他的全身。


他忽然觉得他好需要一个拥抱啊。


谁能,抱住我,我好冷啊。


他又有点生气地想,我曾经没有那么脆弱的。


我还试图走到世界尽头。


可是..可是…他把头埋进膝盖里。


他记得那个夜晚大雨倾盆,雨水把眼前的一切打成模糊。


灰色,灰色,我看不见了。


都是雨,都是灰,我拨不开,我用尽了力气,但是我没有办法啊。


然后温暖就包裹住了自己。


不冷了,再也不冷了。




现在他坐在这里。


坐在夕阳里。




=


你曾是少年


【我记得,你曾是个少年。】




林单接了电话就走了。


他说是工作,于是鲍春莱点点头,没告诉他自己看见了来电名字是“芳芳”。


咖啡在桌子上渐渐凉了。桌边只有他一个人。


鲍春莱想起林单现在的样子。黝黑的皮肤,一副生怕人认出来的大黑超,一身的冬瓜。


鲍春莱喜欢这么称呼那个牌子,他说多接地气啊。


可是他的笑,永远都不会变啊。


那个少年意气风发,欢喜得意的笑。


那是他的冠军,他的胜利,他最亮最耀眼的星光。


彼此一样。




=


刘若英-幸福不是情歌


【幸福不是唱完就算了】




他们也许真的在一起过。


也许没有。


但是有几点是可以确定的。


他..吻过他。


他帮他擦过眼泪。


-“你想打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啊,看看能打到什么时候吧。如果和你打,我能一直打到我老得打不动的时候!”


虽然是小狗一样的啃咬。


虽然是苦涩如海水的眼泪。


虽然,是如纸轻薄的的承诺。




=


林凡-一个人生活


【而我却睡过头。】




林单起床,抓着凌乱的头发,踢踏着拖鞋走到镜子前。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的那一刻,忽然清醒过来。


习惯性低头看洗手台上的物件。


没有了五颜六色的手环,没有了香得腻人的沐浴露,没有了小孩儿用的雪花膏。


“你还用这个玩意儿!不是给小屁孩用的么?”林单随手拿起一个罐子晃了晃,脸上表情夸张。


鲍春莱大长手一把抢回来:“阿单你还我!大人也可以用啊!”


所有的揶揄和玩笑,现在想起来都令他懊恼异常。


平时看起来单纯腼腆善良可爱的,艹说分房就分房还来真的啊。


东西倒是带得挺干净的。明明什么都看不到啊却还是不停不停地在想。


虽然之前两个人说的时候他抿着嘴绷紧了下颚骨压着委屈表面上却作出一副慷慨大度无所谓的样子。


“好啊你去和头儿说吧。”


“阿单……”鲍春莱的表情还有些怀疑。


“但是我们分开之后你一定要打败我!不然我…我……”


“好!”


一声击掌。


他看到鲍春莱释然的笑容,舌根却狠狠地抵着苦涩。


说好的,我不该自私去阻止你的决定,但是你,鲍春莱。


你也不能让我白难过啊。




加油啊,鲍春莱。


就是这样,哪怕讨厌得要死,却依旧忍不住举起鼓劲的拳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