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莫忘初心

国之利刃【9】

繁花星球


标题:国之利刃

配对:孙哲平X张佳乐

分级:NC-17

弃权:荣耀和传奇属于蝴蝶蓝大神

警告:可能有的血腥和暴力描写



9.必有隐情


叶修说的所谓给霸图加强伪装并不是没有道理。比如张佳乐带着一长一短两条挂着军士牌的链子,看起来就像是个时髦小青年,而他旁边戴着副平光镜的林敬言颇有几分雅痞绅士的风范;至于韩文清队长,叶修笑呵呵地给出了“再戴副墨镜儿就是黑帮大佬”的赞誉。

只有张新杰仔细地把牌子收到了作战服里面,又重新扣上了风纪扣。


“王杰希中校过来,并不只是带来了这个吧?”喻文州轻轻敲了下桌子,唤回了在座人员的注意力。他看着叶修,笑意温和,问话却一针见血。

叶修也不跟他们打太极,“是啊。王大眼儿可给我们带来了一份大礼。在我说之前,就先给你们五分钟做一下心理建设。”

“幼稚,”韩文清冷哼了一声,“有话快说。”

被喻文州下了噤声令的黄少天忍不住冲霸图队长竖起了拇指。

被训斥了的叶修上校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呵呵,老韩还是一如既往地有冲劲嘛。”他示意乔一帆开打开投影仪,“从去年开始,X国国境内一直有绑票我国公民的案件出现。截至上个月,已经发生了五起,”

乔一帆翻动着临时制作的幻灯片,白底幻灯上用加粗的红色字体标注了五次人质绑架事件的时间地点和赎金金额,另附上了人质的个人简介。

“小江,你觉得这些人都有些什么共通点?”叶修看着幻灯片问。

江波涛没料到叶修会突然点名自己提问,愣了几秒,笑着问了回去,“分析这个似乎不是海军陆战的专长吧?叶上校何不请教一下专业人士呢?”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过来,“随便说说你的看法呗?”

江波涛无奈,他对着幻灯看了片刻,犹疑着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三人……与其说有什么共同的特点,倒不如说是没有特点?”

叶修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这五起绑架案的绑匪都是当地的恐怖组织,绑票中国公民所能图谋的无非就是金钱。绑票的人选估计也就是随便挑了几个有头脸的。只是这次,他们似乎绑到了了不得的人。”

乔一帆点了下一张幻灯片。白底幻灯上出现了一张我军高级军官的正面照。

“照片上的人你们也许认识,他是我国驻X国大使馆武官。”叶修冲着幻灯片抬了抬下巴。

孙翔还在问江波涛“谁啊那是?”,张新杰已经皱起了眉。“卢大校?”

“哟,我就知道新杰你会认识他,同是总参出身嘛。”叶修笑,“不过这次被绑的不是这位卢大校,而是他儿子。”

下一张幻灯片弹了出来,时间显示为一个月前,附着的照片上,一名大概十四五岁光景、尚未褪去婴儿肥的少年冲镜头笑得阳光灿烂。

“卢瀚文?!!”这次叫起来的是黄少天。他一脸惊愕地看向叶修,“卧槽叶修你在开玩笑吧这次被绑票的是卢瀚文那臭小子你是认真的吗?!!”

叶修没想到黄少天的反应那么大,“少天你认识?”一抬眼看到蓝雨的几个人都脸色不佳。

“不止是黄少,我想整个蓝雨就没几个人不认识他吧,压力山大啊。”连一直懒懒散散的郑轩都露出了罕见的严肃神情。

徐景熙接口,“是啊,因为瀚文的叔叔是蓝雨基地的。卢大校任驻我国X国大使馆的武官,常年在外,他妈妈又是文工团出身,一年四季都有演出,所以经常跟着他叔叔住蓝雨基地的宿舍。就在我楼下,以前每天都打照面的。”

“以前?”一直在记笔记的苏沐橙捕捉到一个重要的关键词。

“嗯,因为一年前他妈妈终于从文工团退下来了,就带着瀚文随卢大校一起去了X国。”宋晓补充了一句。

“谁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李远跟着叹了口气。

“是啊这小鬼平时上窜下跳闹腾得要死只要他从学校回来整个蓝雨就被他折腾得鸡飞狗跳的而且还嚷嚷着以后也要做飞行员肯定比本剑圣要厉害他也不相信本剑圣是这么好打败的吗而且他爹是陆军出身这臭小子跑去考空军会被打断腿吧喂喂现在那边的人质援救行动进行得怎么样了一定要把瀚文好好地给我们送回来啊!!”黄少天连口气都不带喘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四六不着,眼睛里却流露出了实实在在的担心。

“少天。”喻文州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叶修难得没有吐槽黄少天的话唠,“是啊,要把人质完好无损地带回来。所以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就落在我们身上了,激动吗少天,可千万别在你未来的后辈眼前丢脸啊。”

没理会他的垃圾话,喻文州和张新杰对视了一下,“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们,叶上校?”张新杰扶了扶他的平光眼镜。

“王杰希告诉我的,我全都告诉你们了。一个字的资料都没私留。”叶修摊开双手做自证清白状。

喻文州笑了下,“我只是很好奇,为什么前几次绑票事件都只是给X国政府军施压,通过他们来完成人质解救。而独独只有这次,需要出动我们呢?就算卢瀚文是卢大校的儿子,以他的安全级别,也是够不上这种等级的‘特殊待遇’的。”

“我说是因为‘刚好我们在’或者‘扬大国军威’,你信吗。“叶修反问。

“不信。”张新杰冷静地回答。

“呵呵。”叶修点了根烟,“我也不信。”


周泽楷一言不发地保持着端坐的姿势,眼神有点困惑。林敬言的右手边就是方锐,两人就方锐手上正在写的那个程序开起了小差。韩文清似乎想到了什么,但黑着张脸没有说话。张佳乐神色动了动,终于开口。

“……与其说是叶修瞒了我们什么,倒不如说是上头不想我们知道吧。”


这是一种可能性非常高的猜测。在座的都是各自军种中的精锐,手上多多少少都接过几个前期资料有些微妙的任务。出于保护国家机密的需要,这种事情并不是不能理解。

“可小卢才十五岁诶他做了什么能让上头都注意到还来插一手啊打着救援他的旗号能顺手端掉几个恐怖组织是可能的但是这种事情交给X国政府军来做不也是一样的吗?”黄少天反应极快,噼里啪啦就把喻政委想说的话都说掉了。

叶修弹了弹指间的烟,“是啊。卢瀚文才十五岁,他为什么会被上头注意到?就因为他是卢大校的儿子?”

“也许目的并不是解救他时顺手做的点‘什么’,而是目的本身就和卢瀚文有关?“江波涛显然跟上了节奏。

黄少天已经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了,“等等求解释啊什么叫‘目的本身就和卢瀚文有关’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啊?!”

“就是说上头大概不想让我们知道小卢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徐景熙好心地给他们的话唠队长解释。

“为什么?!”这次发问的是孙翔。他被选入轮回才一年多,尚未接触过那些”表里不一“的任务,所以对这些敏感的话题完全无知无觉。

张佳乐好心给他解释,“有时候,因为涉及内容属于国家高级机密,你实际执行的任务可能和你接到的任务并不相同。”

“搞什么,还有这种事?”孙翔大惊,“实际任务和任务说明不一样还要怎么操作?!”

“操作起来都是一样的。”张佳乐说得心平气和,熟知内情的几个人却齐齐扭头看向了他。“因为你并不会知道,你要去面对的那些全副武装的毒贩,到底仅仅只是穷凶极恶的毒贩而已,还是同时经营着贩毒、军火走私和翡翠黑市交易的小型武装反政府组织。你要做的,只是执行命令。而任务说明有时候出于种种考量,可能会说一半藏一半。反正最后任务执行完后得到的结果一样就行。”

孙翔听得一愣一愣的,倒是周泽楷在一边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修看了眼张佳乐,知道这人又想起了那件事。


是的。孙哲平失踪的那次,所执行的就是这么一起“说明”和“实际”有所脱节的任务。而且具体情况也和张佳乐所说的大差不离。

他们接到的任务其实非常普通,根据线报,三日后某武装贩毒组织将从金三角出发,带着一批高纯度的海洛因由M国进入我国国境内。上头下达的命令是要求将这批毒贩全部击毙。

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虽然在东南亚各国的严厉打击下,金三角的毒品种植和毒品贸易早已大不如从前。但也正因为如此,在早期毒品交易中积攒下大量资产的毒枭们引进了新技术,不再贩售利润较低的低纯度海洛因,改而贩卖纯度极高而利润巨大的高纯度海洛因,加之这类毒枭的大都装备有精良武器,令东南亚各国的边防缉毒特警和驻守部队都头痛不已。

他们依然是分双人小组行动,张佳乐依然和孙哲平搭档组合。按计划,各行动小组将分散在丛林里,站定各自的战术位置,等待毒贩们一头扎进包围圈。

可这次的情况却和以前不一样。毒贩的火力之强远超出他们的预计,还有几个显然经受过职业军队的训练,很可能是东南亚的退役特种部队。东南亚的国内局势常常不稳定,退役后的生活得不到保障,在高额利润的引诱和肾上腺素的刺激下,有人重又拿起了枪支,只是这次,他们站到了人民的对面。

张佳乐当即就要求增派人手支援,但在交火中已经接连有数名队员受伤,再拖延下去情况只会愈发不利。孙哲平当机立断,让张佳乐指挥其余几个小组尽力牵引分散开敌方的火力,孙哲平则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落单的毒贩身后送上致命一刀。

近身格斗的危险系数极大,但不同于枪支的爆炸声响与中弹后的惨叫,冷兵器配合准确而迅速的动作却能杀人于无声中。他们既然试图采取逐个击破的攻势,就不能让这一战术被对面发觉。他们就快成功了,但对方的接应久久不见人来,竟然先一步派出了支援。

敌我悬殊过大,再不撤退必然要面临被动挨打的局面。

他们选择了先行撤退。可嚣张的毒贩竟然紧追不舍,妄图将他们全部扑杀。张佳乐和孙哲平本来殿在最后为前方撤退的队伍进行火力掩护,但孙哲平有伤在身,张佳乐还要同时在通讯频道里对整支队伍做出战术指挥,很快就到了强弩之末。

于是,作为这支队伍的队长,孙哲平主动选择了一条和队伍撤退截然不同的方向行进,以毫不遮掩的大火力射击引开了敌方的注意。张佳乐带着队伍在撤退的半路正好遇到援军,二话不说就立刻折返回去寻找孙哲平。

但他们没有找到。

两方交火后,这次他们将敌人全部击毙了。可清点现场时不仅尸体数和张佳乐记得的总人数不合,而且没有发现线报里提到的高纯度海洛因粉末。

更没有孙哲平。

当时的队员后来调去了其他部队,在一次交流会上遇到叶修。那人回忆说张副队当时杀得眼睛都红了,身上还带着几处枪伤,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大有找不到人绝不善罢甘休的凶狠气势。医疗组给他处理了下伤口,副队立刻又带着人地毯式地把那地儿搜了几天几夜。这事儿当时闹挺大,当地军方和特警都出动了,差点把地里的土都翻过来一箩筐一箩筐地筛。

后来,通过其他渠道,张佳乐被告知,他们所面对的并不只是一支毒贩组织而已。那是一支进行贩毒和军火走私,顺便也做点翡翠黑市交易的武装反政府组织,虽然针对的并不是我国,但放虎归山总归是祸患。

种种迹象表明,当时在场并携带着货物的反政府分子肯定逃走了,且很有可能劫持着孙哲平。这件事上头会继续追查下去,但跟张佳乐他们就再没有什么关系了。

虽然很残酷,但大家都并不觉得在那种情况下,孙哲平还有生还的希望。

三个月后,孙哲平被认定”死亡”。


张佳乐确实想到了这件事。

他经常想,如果当时他们能提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怎样的亡命之徒,会不会做出更加恰当的战术安排?会不会就可以避免如今的结局?身为军人,他理解他们的一切行动都要以国家利益为最优先。可在内心深处,属于张佳乐这个人的挣扎和苦痛,依然会偷偷冒出头来。

他的眼神黯了黯,转向了叶修,“我知道上面自有更高层面的考量,但信息的不对等会带来的后果,我们很可能承受不起。”

“这次任务底下肯定还有隐情。我们是在自己并不熟悉的地方作战,理应得到更进一步的资料才方便做出合适的战术部署。”张新杰复议。

喻文州表示他很同意。


叶修取下了叼在嘴里的烟,他环视了圈气氛压抑的会场,“套话什么的我可不擅长,趁着文州新杰和小江都在,不如我们叫来王杰希问个清楚?哎,说不定王大眼儿看到老韩你的脸就什么都说了。”

说了半天,这人就是要拿在场所有人的“民意”来撬开王杰希的嘴。

真是心太脏。



评论

热度(31)

  1. 芳草-莫忘初心floriplanet 转载了此文字
    繁花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