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莫忘初心

【全职高手】夜空中最亮的星(双花)(25)(完结及本子封面)

月下梦龙:


本子封面出来啦!感谢 @苍梧言 漂亮的封面和 @满目山河 的校对排版嵌字!


今天已经印刷完成,正在运往展会的途中!


确定参加712帝都蝴蝶蓝Only和713成都Only!待我明天发个正式宣传!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36716


以下放出最后一段更新,全文正好3万字wwww


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25


孙哲平开车载着张佳乐穿过首都的一条条街道。车外的喧嚣和夏日的阳光一同在被炙烤的柏油路上翻滚,车内却安安静静的,由一层窗玻璃,隔绝开两种空间。正如同网络游戏,线上线下,两个世界。


有多少线上出生入死的伙伴能在线下依旧相伴相守?有多少线下把酒言欢的同事能分享彼此的私人爱好和理想?


如果有一个能在任何场合都可以融入对方生活的人,一起携手走完一生,那该是多么令人感动的幸运。


“到了。”孙哲平停好车,和张佳乐一起下来,“我送你到门口。”


张佳乐点点头。他背了个挎包,孙哲平替他拉着行李箱,并肩从停车场向集训中心的大楼走去。


“八月六号比赛结束,回国休整几天,正好给你过生日。”


“哦?我生日?”


张佳乐斜眼鄙视他:“自己生日都忘了?”


“记它干嘛。”孙哲平显然对此兴趣缺缺,“真诚心给我过生日的话,不如说说你打算准备什么生日礼物?”


张佳乐再飞一记斜眼:“世界冠军送货上门新鲜水嫩任君采拮,行不行啊?”


孙哲平摸下巴做思考状:“行。不过,最好是个耐力好一点的世界冠军。”


“我呸孙哲平你不要得寸进尺!”张佳乐恼羞成怒,猛踹一脚,被孙哲平轻松躲过,“你这个连做的节奏都乱七八糟的家伙没脸说我!谁没耐力了!”


成功闪避攻击的狂剑士不紧不慢地跨回弹药专家的面前:“那正好,回来后咱俩好好试试?”


被近身的弹药专家受到了暴击!他从孙哲平手中一把扯过行李箱就往集训中心狂奔,辫子在脑后一甩一甩。


“张佳乐!”孙哲平在他身后喊他。张佳乐竖着眉毛扭回头看他。


“我看到了你收起来的杂志。你为什么不写?”


“写什么?”他收藏的杂志多了去了,张佳乐不明白孙哲平指的是哪本,也想不起最近他们是否有讨论过相关的话题,一头雾水,脚步也慢下来。


孙哲平清了清嗓子,背诵他在那本杂志上看到的问题:“你心目中最强的荣耀选手,是谁?”


“啊……”张佳乐想起来了。他也想起来当初那个小记者在电话那头变着法子央他给个答案,可自己只是疲倦地微笑,倔强地不开口。


是谁?别人可以不知道,但张佳乐不信孙哲平猜不出。于是他拖着箱子站定原地,等那个明知故问的人又走到他跟前。孙哲平有话要说,他便听他说。


孙哲平问:“如果有杂志问我这个问题,你认为我会怎么回答?”


有风吹来,在地上打了个旋。树上歇息的白鸟婉转地啼鸣,振翅飞向高空,枝桠晃悠得树叶一阵轻响。张佳乐手扶在行李箱的拉杆上紧了紧,心里透亮透亮的。


“张佳乐——我会回答说,张佳乐。”孙哲平的指尖拈起张佳乐耳边的碎发,绕到耳后,又理了理他的鬓角,“所以,你无须害怕。”


孙哲平是匹孤狼。


独自徘徊于雪原中的孤狼,肆无忌惮地露着尖牙利齿,四下里寻找猎物,不顾自己于争斗中流多少血,纯粹地享受撕裂血肉的快感。


多年前,在他们刚出道没多久时,曾有记者在专刊里如此点评时任的百花队长。这段形容当时流传颇广,很多人深以为然,包括孙哲平本人。


只有一个例外。自从见识了一场漫天花雨后,孤狼身边便永远留出了一个位置。


张佳乐是孙哲平人生中最大的、唯一的例外。


如果孙哲平只身一人加入某家俱乐部,没有人会意外。如果张佳乐从出道起便是一个人打拼的话,能读懂百花式打法的人却都会察觉出格格不入的违和感。然而事实却是孙哲平向张佳乐伸出了手。


只因从初次见面开始,在骄傲的狂剑士心中,这个弹药专家就是最强的。


“我相信我是最强的。那么被我选中的你,也一定是最强的。”


所以,你要相信自己,昂首挺胸地走下去。


淡淡的药味萦绕在鼻尖,张佳乐拉过孙哲平正在梳理他的头发的左手,在掌心印上一个吻。虽然未来并非百分百会拥有所期盼的结局,但只要还未放弃,就一定有令人欣喜的可能。


“加油。”孙哲平笑着目送他走进集训中心的大楼。


“一定的。”张佳乐向他挥了挥拳头,意气风发仿佛少年时的模样,“我是张佳乐啊!”


曾经的他们共同度过最轻狂的青春岁月。


最初的百花式打法很炫,但没有日后那般的遮天蔽日。最初狂剑士的打法很奔放,但也没有日后那般的不顾一切。他们是为了弥补对方的短板,才把自己的强项催生到了极致。而结果,就像命运的齿轮这样最俗套的说法,他们两人配合出的打法正巧合适,天衣无缝。


曾经的他们也各自经历过很多人一辈子都没遭遇的巨大挫折。


蓝雨有剑与诅咒。


霸图有十年搭档的大漠孤烟和石不转。


创立王朝的嘉世,尽管很多人只看到如日中天的斗神,职业选手也不会忽视吴雪峰的辅佐。


将战队一人抗在肩上的魔术师,在夺冠之年也有治疗之神和勤恳的骑士守护在旁。


被戏称为一人战队的轮回,明眼人却也知道周泽楷再如何无解,他们的胜利依然离不开江波涛,何况夺冠之赛中又成就个第一柔道。


百花呢?


第五、第六、第七赛季的百花,孙哲平走后,只有张佳乐。


而离开赛场的孙哲平,数年下来,依旧坚持着每晚复健和滴酒不沾的习惯。谁又能真切地想象出,眼睁睁看着梦想背过身渐行渐远,再如何努力都无法达到彼岸的孤独。


如果现实打你一耳光,翘起二郎腿等看你笑话,你会如何做?


是哭诉不公,还是委屈妥协?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做法,而其中有两个人给出的答案是:做好自己能做的,只待有朝一日,揍他丫的现实。


谁都不能让他们屈服。谁都不能。


因为他们是曾经疯得全联盟皆知的繁花血景。


几年来,他们或被迫或主动地做出过改变,有舍有得。但永远埋在心底的,也有不变的追求和喜欢的东西,比如荣耀,比如极尽狂放的打法,比如百花缭乱,比如孙哲平,比如张佳乐。


不管面对的是铺天盖地的斥责和辱骂,还是小得渺茫的机会,只要有一线希望,有一分、有一秒,他们就绝不松手,抗争到底,至死方休。


他们是那么坚强的人,在跌倒之时,即使独身一人也能凭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他们的人生不需依赖他人。


但是,很高兴的是,在漫长的黑夜里,总有个人像是天边的星辰,为他们指引前进的方向,让他们能带着笑容走下去,无所畏惧。


直到旭日初升,天光渐盛,他们发现自己的道路在和对方分开多年后重又合在了一起。百转千回后,他们依然能迅速地找回默契,像曾经那样地打闹着,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


路的前方,一朵花苞缓缓舒展开娇嫩的花瓣,瓣尖上滚动的晨露折射出太阳的点点光芒,仿佛曾照亮他们的,那颗夜空中最亮的星。


十一赛季的全明星盛宴于H市举办。


张佳乐站在台上,看向身旁百花缭乱的全息投影。上个赛季,他没能入选全明星阵容,所以还未曾如此近距离地观察陪伴他多年的伙计。如果百花缭乱有意识就好了,我一定要给他一个拥抱,张佳乐想道。此时主持人挨个选手依序采访,正好轮到他。


“张佳乐,你在世界联赛上的表现很出色啊,听说俘获了很多国外的粉丝呢。”全明星的场合不严肃,主持人也就用着比较随意的聊天口吻,“再次回到这个舞台上有什么感想?”


“当然非常高兴,感谢大家的厚爱。”


“想对粉丝们说什么吗?”


“我会比以前做得更好。”


“那就祝福你了!最后再问个小问题,你是联盟第二赛季出道的老资格选手,今年夏天又参加了世界联赛,这么多年一定见识过很多形形色色的选手。那么在你心中,除了你自己外,最强的选手是谁呢?”


张佳乐顿了一秒钟,随即回答道:“孙哲平。”


舞台上的打光非常亮,台上的人通常很难看清台下的观众。但坐在台下的孙哲平切实地看见了,站在灯光下的那个被誉为世界第一弹药专家的青年清清楚楚地念出他的名字后,准确地找到了他的位置,向他笑了笑,整个人明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孙哲平的心猛然跳漏了一拍。


又好像被填满了,暖暖的。


花已盛开。




END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