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莫忘初心

[秦牧云X白言飞]小透明和地图炮

终于有人带秦牧云和白言飞玩了……泪流满面……

迪拉克之海:

01

霸图是个形容词。

举个例子就是:周光义的刺客很霸图,白言飞的元素法师也很霸图。

“没有比地图炮更爽的东西了不是吗!”面对白言飞蛮不讲理地全场狂轰滥炸,秦牧云一边选择走位一边感慨一句不愧是霸图的元素法师。他甚至觉得要是白言飞以后退役了去网游里面抢BOSS的话那么玩家们大概会把那个一边轰地图炮一边笑得那叫一个得瑟的元素法师骂上一百遍——虽然白言飞说他退役后要去认真的读大学。

“前辈炸得很爽啊……”秦牧云看着自己的零下九度血条直线下降吐槽了句。

“那是那是。”白言飞说道,“比赛场上谁会给你那么轰炸啊。”

“哟,看出来我在放水了?”秦牧云干脆停止了操作,看着零下九度是怎么在白言飞的轰炸中视线变为灰白然后到了上帝视角。

“我觉得你这是对我智商的侮辱。”白言飞说道,然后退出了竞技场,“走咯,吃饭!”



02

秦牧云一直觉得白言飞前辈是个看起来严肃霸气实际上脱线到死的家伙。

“因为我压力大,所以你要和我PK,念在我们训练营的时候就认识的份上。”白言飞在一次训练结束以后找到秦牧云说道,秦牧云本来想问为什么是我,但他注意到其他的人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

“你可以找网游玩家下手啊。”

“我还不想死!”白言飞吐了吐舌头说道,“而且虐普通玩家一点都不好玩!”

“我觉得很适合前辈你……你不觉得在玩家堆里面扔一个地图炮死一片事件很爽的事情吗?”

“是很爽,但我不想死。”

归根到底前辈你只是不想死吧……秦牧云特别想吐槽一下这个比他早好几期但其实没比他大多少的前辈——啊至于心里年龄什么的还是不说比较好……

然后秦牧云本着好吧多PKPK也不错就当学习吧的心态和白言飞开了竞技场房间,经过一番苦战后秦牧云凭借出色的走位拿下这一局比赛。然后他听到一句让他吐出一口血的话:

“靠!我还没轰炸爽你就把我打死了!不行!再来!”

所以第二局,秦牧云干脆一开场直接走到地图最中央然后让零下九度被罗塔轰死。结果这次变成了:

“喂喂喂你看不起我啊!再来!”

秦牧云瞬间觉得累感不爱,接下来第三局,秦牧云让零下九度象征性的跑了几个走位和稍微还了几个技能,然后看着零下九度是怎么被罗塔轰杀的。

“嗯!心情舒畅,走人!吃饭!”

然后秦牧云再被白言飞拽去食堂的路上忍不住揣测白言飞前辈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他在和白言飞PK了一个星期后得出了结论,只要让前辈打炮打爽了就可以去吃饭了。

虽然这话说的说得他自己都觉得不忍直视。



03

霸图是个很有存在感的战队,尤其是在微博论坛上。

但是对于秦牧云和白言飞而言,在霸图最大的好处就是永远缺乏存在感,尤其是霸图四大天王聚集之后白言飞越来越认可这个观点了,虽然他本人一直很想躲在张佳乐百花式打法的光影效果里面轰炸个痛快,虽然他白言飞出场次数……越来越少了。

不过这都没什么关系,白言飞刷微博的时候心想,至少很多事情比如奇怪的包裹和微博永远没他白言飞的事情——结果有一天他不小心看到一片现在他回想起来只有满屏幕马赛克的文章后,白言飞当场大呼小叫说秦牧云这群家伙也太丧尸了吧!

向来在在公众和媒体眼里缺乏存在感的秦牧云表示没办法的事情啊所以白言飞你还是关掉吧这种东西多看会碎三观的。

“真的看了这个我觉得我们霸图已经没什么节操可言了……”白言飞抱着电脑键盘说道。

“从来都没。”秦牧云继续吐槽,“也不看看霸图四天王各个都是腥风血雨的主。”

“哦!?”白言飞疑惑的看着秦牧云,“原来你也那么八卦啊……你还是不是霸图人啊那么八卦嘿嘿你到也敢那么八卦不怕被骂啊。”

“当然敢啊,因为我没啥存在感啊……”秦牧云听了这话,脸色难看的看着白言飞,他的存在感用九期选手里面虚空那个盖才捷的话说就是幻之第六人,Misdirection——打死秦牧云也不会说为了弄清楚盖才捷在说什么东西已经发誓不追新番的秦牧云特地跑去看了这部动画,然后他被被满屏幕的弹幕给吓到了。

“我觉得我们霸图一个战队都能当形容词了……”白言飞盯着电脑屏幕说道,“打法很霸图,长相得很韩文清,性格很张新杰,运气很张佳乐,气质很林敬言,存在感很秦牧云。”

“你也算一个,不过或许还是是动词。”秦牧云补充说道。

“你什么意思?”白言飞转头盯着秦牧云,然后眼前一黑。

——卧槽!熄灯了!

秦牧云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幽幽的说道:“地图炮的代名词。”



04

秦牧云今天也在和白言飞和谐友爱地当室友。

“我今天又看到张佳乐前辈拿着电话有说有笑地从走廊上走过。”

“我今天也看到林敬言对着手机傻笑了半天。”

“今天选手群上面黄少天和喻文州放闪光弹了。”

“看过虚空的新宣传视频了没?妹子们一片哀嚎舔屏幕啊。”

“然后百花的也差不多啦现在荣耀就喜欢走这种路线?”

“论坛上又有妹子在掐关于队长的CP,其实我也很好奇是十年相爱相杀还是七年不离不弃比较好。”

“连卢瀚文都不放过的世界我绝望了!”

秦牧云觉得再不插嘴白言飞要在这个问题上吊死了,所以他说:“别看论坛了去训练吧说起来为什么没人说一说我们呢。”

“也对…………卧槽秦牧云你说什么!!!!!!!”

秦牧云看着好像是炸毛了的白言飞,心想还好白言飞手里没什么法杖不然现在大概被地图炮轰成灰的人就是他秦牧云了。

“我只是感慨一下我们的存在感太低了。”

“低的人明明是你!我的地图炮打法就算没有百花式打法那么炫拿出去也能瞎别人狗眼一片。”

的确……秦牧云回想起了白言飞和张佳乐一起打团队赛时的场景,百花式打法外加地图炮的狂轰滥炸,这种打法真的拿到网游里大概会被队友骂死,绝对烧显卡卡死队友不负责。



05

“哎嘿嘿嘿嘿。”

白言飞笑着操纵元素法师挥舞出一大片法术攻击的时候发出了异常猥琐的笑声,秦牧云本能的感觉到了异常和危机。

“轮回公会的全部去死吧!”

——没错他们还是跑网游里虐菜发泄去了。白言飞笑着递给了秦牧云两张账号卡然后对他说走走走我们一起去玩玩呗。

“你确定不是去……给公会添乱的吗……”秦牧云看着白言飞操纵着那个元素法师的账号冲了上去,对着轮回的精英团丢下了几个法术,地图炮伴随着白言飞诡异的笑声四处开花地上一片狼藉,光暗冰火把一个区域弄得一片狼藉。

简直就是毫无章法……秦牧云看着白言飞飞驰的手速——不,已经不算是飞驰的手速了,这种手速对于白言飞而言,简直就是乱来。

技能也是哪个CD好了扔哪个,连走位都懒得走了也就对手靠近的时候用个瞬移转移开去,然后继续保持着站桩扔技能的状态继续对轮回公会展开惨无人道的地图炮轰炸。

“小秦也来帮忙啊!”白言飞说道,“杀杀杀杀杀杀杀杀轮回公会的全部去死吧!”

“你不要把决赛输掉的情绪闹到人家公会玩家上啊……”秦牧云无奈的吐槽,然后也学习白言飞开始了毫无章法的攻击,神枪手的子弹顷刻宣泄出一片,概括起来就是射射射射射射射。

还好白言飞弄来的账号卡没加入什么工会。

应该没有玩家看得出那么乱来且毫无章法甚至懒得走位的操作是出自职业选手的手笔吧。

不然明天报纸头条秦牧云都帮想好了。

被发现的话会被加训到死的啊。

太惨了。



06

秦牧云明白白言飞心里的不爽。

他们当中谁都不爽。

他没能阻止冷暗雷和百花缭乱的倒下。当零下九度倒下以后,秦牧云呆呆的看着电脑屏幕,灰色的世界没有任何色彩,他用上帝视角看着石不转倒下,看着罗塔入场,看着大漠孤烟继续勇往直前,看着罗塔继续保持炮塔的称呼,看着残忍静默倒下,看着罗塔和大漠孤烟的倒下,看着荣耀两个字出现在屏幕上。

输了。

真不甘心。

眼睛有些酸。

不能哭的脏兮兮的。

但还是想哭。

好吧一个新人一上来就参加了决赛已经不错了秦牧云你哭啥?

就是想啊。

秦牧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怎么走出选手席的,走出选手席的时候他看见了白言飞,那家伙的眼眶也有些红红的,但在看到他出来的时候还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一些。

“我打到最后了哦。”他在秦牧云耳边说道,“下次还是你被带走的时候和我交换吧,我还真不习惯就那么登场。”

“得了吧你还是别说了别把脸弄得脏兮兮的出去丢脸啊……”

“我可是小秦的前辈怎么想都觉得会把脸弄得脏兮兮的是小秦你。”白言飞嘀咕道,“还有张佳乐前辈……没事吧……”

秦牧云看着张佳乐的比赛席,内心咯噔了一下,虽然只有一瞬间,他还是忍不住往最坏的地方想去了——连他一个新人都沮丧成这样,比他背负了更多东西的前辈呢?他有些无法想象。

他看见他们的队长跑去敲了敲张佳乐前辈的选手席,然后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努力想使自己看起来更精神一些,然后他看见白言飞走到他面前帮他理了理头发。

“精神点啦!”

省省吧你……秦牧云在心里吐槽道。

秦牧云觉得比起看这样的白言飞,他还是想看那个今天也要开心地打地图炮的前辈,哪怕那些地图炮全部砸在零下九度身上。



07

秦牧云不想统计那场比赛结束后他差点哭了几次。

大概是张佳乐前辈反问他们的时候,大概是现场掌声响彻整个场馆的时候,大概是赛后大家说一如既往的时候,大概是……白言飞帮他理头发叫他打起精神的时候。

反正秦牧云知道那天结束后,当他用钥匙打开宿舍门,就看见就把整个人闷在被子里哭的白言飞。

本来想吐槽几句前辈叫我说你什么好,结果是还没说出口就发现自己也掉眼泪了。秦牧云忙把门关上反锁然后在乱七八糟的房间里找出了餐巾纸拿来擦眼泪,顺便给了被子里的前辈一张。

结果就是白言飞看到秦牧云的时候大骂一句你回来了也不敲门。

秦牧云表示我又不是没钥匙。

两个也才二十出头三十不到的年轻人就那么看着对方哭红的眼眶和还在不断掉落的泪水,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好,最后还是白言飞先开口说我这个前辈做的还真是丢人,输了比赛不但安慰不了人自己先哭成这样了,真是对不起霸图这个形容词。

秦牧云说前辈已经做得很好了,然后就看见白言飞听了这句话眼泪掉的更厉害了,秦牧云一下子慌了,对于这样的前辈应该怎么安慰比较好?他还真不知道了。

他想知道前辈是怎么想的。

白言飞怎么说本来是队伍里面的绝对主力,因为霸图想要夺冠的心愿退到了现在的第六人,那个永远乐呵呵的在开心地打地图炮的前辈想夺冠的心情大概不输给任何一个人,决赛的最后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最后顶着伤害疯狂的把全部技能给砸了出去,光的亮丽暗的阴沉火的耀眼冰的清冷,华丽地进攻和漂亮地轰炸却只能带走残忍静默,然后被击杀。

只能带走一人却带不来胜利。

秦牧云看着前辈哭得一点都不霸图的样子说还有下一年,却被反问队长还有几个下一年。秦牧云说不知道但总要争取结果白言飞回答他的是队长还能再打十年。

卧槽,还算纯爷们不?

他曾在和白言飞刷论坛的时候刷到过,女孩子们喜欢说这种时候温柔地抱住对方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秦牧云想知道怎么才算是温柔地抱住对方,从霸图训练营里面出来的他这方面技能点还真有些欠缺或许有必要去找找张佳乐前辈讨论讨论,所以最后秦牧云出去买了几瓶酒给白言飞灌了下去。

世界安静了。



08

所以后来两人决定去发泄发泄——虽然只是白言飞单方面决定的,然后白言飞跑到公会部和蒋游借了两张账号卡,还特别叮嘱不要告诉队长哦念在都是元素法师的面子上。

最后对轮回公会惨无人道的地图炮持续到两人角色挂掉回城后结束。

白言飞退出账号卡后在宿舍里抱着枕头坐在转椅上转了两圈感慨就是真是太爽气啦啊哈哈哈哈!

秦牧云捂脸表示前辈我觉得你整个人比赛完就一副被玩坏掉的样子真的可以吗?

然后他理所当然的被某个一直自称前辈的元素法师掐脸了。

“我才没那么容易被玩坏!”



09

这个夏天真是太不得安宁了,秦牧云和白言飞两个人坐在电脑前面,看着新闻头条一时半刻都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了。

最终他出手掐了掐白言飞的脸,在得到对方“好痛你干嘛啊小秦有你怎么对待前辈的吗”的回应后,他确认不是在做梦,只能深深叹了口气。

“嘉世真的不在了……一叶之秋去轮回了。”

秦牧云还在训练营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做过一个梦,梦里他站在他们队长边上,对手是嘉世,是叶秋的一叶之秋。梦里的他踌躇满志的希望可以复刻当年季冷的辉煌哪怕是最后的绚烂,但是最后他发现什么都没有。

他就像一个奔赴一场盛宴的旅人,好不容易站到的约定的地方,却发现自己来迟了好久好久,久到一叶之秋不再是当年的一叶之秋,嘉世不再是当年嘉世,一切都曲终人散,他却还拿着那张邀请函站在原地发呆。

他不知道他在祭奠什么,大概是为了那在训练营里面梦想和岁月。

他没来由的觉得伤感。

“我怎么觉得你身边的气场突然感性起来了。”突然有人那么说,然后脸被人掐了掐,“这是刚才的回礼。还有嘉世什么的虽然我觉得就这样倒掉也不错,但是我觉得这个嘉世没那么容易倒——叶修不也那么说的吗。而且真那么容易倒的话,霸图和这种战队当那么久死敌简直就是掉价。”

“…………所以,你现在舍不得嘉世了?”收起了那股一点都不霸图的伤感,秦牧云反问道。

“是啊,不然很寂寞啊。”白言飞倒也直接,“你不觉得作为死敌,嘉世只有被霸图打败才行啊才不是因为这种内乱——开什么玩笑啊这都我都为他们感到耻辱了。”

“哎……这事谁知道呢。”秦牧云那么说道,然后打开了论坛,却看见一条热门新闻被人工置顶,他打开了看了看,然后转头看了看白言飞一眼。

“我觉得吧你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

那是一则小道消息,说什么嘉世还没到,还有人在坚持着。

结果下面却是有几个霸图的粉丝在那边开玩笑说哎我们等了你们一年了结果才等回来你们的队长,要不再等你一年啊不然咱们也寂寞。

“哎白言飞我问你啊,你说为什么我们就是舍不得嘉世呢?”

“我到觉得大家更舍不得的是青春。”



10

世界上有种最强的生物叫陪太子读书的书生——秦牧云大概就是其中之一。

秦牧云是高中时候被同学拉去打荣耀的,结果一玩觉得好顺手,那时候刚好职业联盟如火如荼的展开,所以秦牧云当时就心想要是可以当职业选手就好了。

结果他父母说,不允许。

秦牧云忍了。

高考结束填报志愿的时候秦牧云很果断的全部填了Q市的大学他目标是霸图训练营,新生报到结束的第一天就跑人家训练营去报名了,一个大学生在一群初中生里面格外的鹤立鸡群。

那年夏天的霸图训练营里面,一群布置天高地厚的少年聚集在一起讨论自己的远大理想和报复。狂傲的说希望可以继承韩文清的大漠孤烟,老实的说希望可以成为正选队员就很满足了,这个时候有个玩元素法师的跑出来说我目标的轰杀一叶之秋然后引发了大家希望用什么方式杀一叶之秋的大讨论——讨论结束一看居然是一线选手在后面和他们说话,集体无语拜大神。

秦牧云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白言飞的——那个时候白言飞已经是职业选手了,他只是夏天没回家训练结束了跑来看看训练营的小鬼们罢了。而后来他对白言飞的印象越来越深刻,虽然之前就领略过白言飞地图炮的强悍,实战接触以后才发现那简直就是卧槽。

结果那天某个打炮前辈打爽了,训练营的小鬼们要哭了。

“因为这样轰炸,总会打到一叶之秋几下的啊。”说道打法这种事的时候,某个外表看起来纯良无害的人很天真地笑着说道,训练营的其他成员都觉得好可怕。不知道是哪个没大没小的管白言飞叫“地图炮”,白言飞也很得瑟的接受了这个称呼。

秦牧云在训练营里面没什么存在感,唯一的存在感是年龄好大,而且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只是在一旁倾听他们的讨论,加上他的打法实在是不怎么出彩,所以一直处于被人遗忘的边缘。

结果就是这样的小透明,有天被训练营里面的地图炮找上了。

“PK不?队长好像很看好你。”

训练赛里面元素法师一片地图炮炸的那叫一个绚烂。秦牧云操纵着他的神枪手看准了伤害最小的地方冲了出去,结果一个不小心,又被砸了一个魔法。他觉得白言飞这种人就是他的克星,管你怎样我一圈地图炮一炸把你炸出来然后炸到死。

“我说你跑出我的地图炮不是巧合吧”那天白言飞拖着秦牧云问道。

“……稍微算了下。”秦牧云老实交代了。

“要是我跑位也有你那么精彩就好了。”白言飞有些羡慕的说道。

“其实你要是不那么偏爱地图炮跑位稍微猥琐点就可以了吧。”

“那还是爷们不!”

“所以你说这种有什么意义?”

“教育你霸图的风格就是轰杀!目标一叶之秋!”

那个时候的霸图训练营,大家的目标概括起来还真的只有两个:站在大漠孤烟身边,打败一叶之秋。

然后没过多久叶秋退役了,霸图训练营里面把叶秋是懦夫骂了千万遍。



11

第九赛季还未到来的那个夏天,秦牧云终于成为正式选手的时候,第一个跑来大呼小叫的就是白言飞。

“我靠你真的等出头了!”再把秦牧云领到宿舍的路上白言飞说,“周光义王池轩都走了结果你来了?”

因为他们当年在训练营里面打过交道的缘故,霸图把他们的宿舍安排在了一起,纯爷们战队是不会在意宿舍是不是单人间的,哪怕是高低铺也无所谓。

秦牧云的行李不多而且大多都在训练营的宿舍里面,所以收拾搬运一下也快的很,白言飞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秦牧云收拾东西,然后傻傻的笑了。

“你怎么笑得那么蠢了。”秦牧云终于被看的有些发毛,忍无可忍地问了句。

“哥们别这样念在我轰炸你那么多回的份上。”白言飞笑得到很灿烂,“真没想到我们还能当室友。”

“我觉得你是在诅咒我。”秦牧云总觉得白言飞的话听上去有些别扭。

“我这是事实,毕竟你都21了,看看蓝雨那个再看看你,简直就是不愧是霸图夕阳红连新秀也是个夕阳红。”

“我玻璃心了。”秦牧云虽然是那么说的但白言飞一点都看不出来他玻璃心了。

“没事!作为你可靠的前辈!当你新秀墙的时候随后接你肩膀哭一个,如何?”

“不要……!”

事实证明,秦牧云的确不需要,以为他就没遇到过新秀墙。白言飞和他说起这件事情就要嚷嚷不公平这不公平一定是霸图四天王吸引了太多仇恨大家没看见你罢了。

秦牧云表示这不是我想的而且我好像一直都很没存在感。

白言飞当时就乐呵了。

其实团队赛首发名单出来的时候秦牧云还纠结了下。他看到秦牧云第五人,白言飞替补第六人的时候整个人瞬间觉得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

张新杰很严肃的和他们布置战术时明确表示要运用秦牧云较低的存在感和较强的走位来牵制敌人,然后给予零下九度的治疗最少从而节省出来的治疗给其余四人,然后零下九度和罗塔替换。

在得知这个战术后秦牧云很担心的看了白言飞一眼,毕竟本来也是团队赛主力的一个人,现在给他一新秀打替补什么的,就算他们训练营关系很好,秦牧云还是忍不住担心白言飞会不会有所不满甚至和周光义王池轩一样离开霸图。

结果是白言飞回到宿舍后兴奋的表示啊啊终于可以地图炮轰炸爽了和可靠的前辈搭档就算舒坦然后拍了拍秦牧云说小子交给你了您老撑晚点啊千万记得到时候我上场对手残血一轰一个的感觉倍儿爽!

“哟?不失落?”秦牧云忍不住问他几句。

“失落个屁高兴还来不及!”白言飞一挥手冲秦牧云比了个剪刀手。

秦牧云默默转头表示你谁啊。

 

12
仔细想想他们好像也没认识几年,而且这其中有几年白言飞跟着战队东奔西走秦牧云还在训练营里面当高龄新手所以两人都没什么交流——但总觉得认识了好久。
第九赛季他们就腻在一起度过,持续到第九赛季结束后的那个不平静的夏天也没腻。
霸图战队今年还是没有什么暑假可言,秦牧云和白言飞坐在训练室里面对开着马甲跑到网游里面去抢BOSS了,张新杰在一边负责抢BOSS的指挥,连韩文清都加入了这个BOSS争夺战。再一看对面白言飞艾玛了,王杰希肖时钦楚云秀黄少天喻文州李轩杨聪唐昊简直就一全明星阵容——托某个无节操无下限荣耀史上最大BOSS福。
“我觉得我这个夏天值了……”白言飞说,“一炮打下去说不定就打死几个全明星啊。”
“你又不是没打过别说的和一般网游玩家一样好吗……”
“你在比赛场上能轰死一片玩家吗?”
“得得得你只是又想打炮了吧快攻上去了发挥你长处的时候到了!”
“就那么随便出手我会死的!”白言飞看着秦牧云,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懂下面一片鱼肉我却只能站在这种高处不能随便下手的感觉吗!”
“我不懂……我小透明啊。”
秦牧云继续吐槽自己的小透明属性,白言飞泪流满面心想你要还是小透明我这个地图炮第六人真的要给你跪了。
“叶修你不要脸!!!!!!!!!!”最后还是张佳乐的一句呐喊把彷徨的两人喊了回来,张新杰一声令下攻击把BOSS的仇恨抢回来。然后神枪手的子弹刚上膛那边的元素法师早就砸了好几个地图炮往BOSS和兴欣公会的那些人身上,瞬间觉得地图上人少了好多。
虽然不知道有几个人是显卡受不了被卡下线。
秦牧云看着地图上面一片元素法师的魔法一片烧瓶酸雨云一片鬼阵一圈死亡之门一堆百花式打法光影效果在心里默默地给荣耀的服务器点了个赞。
百鬼活动的最后百鬼巢穴叶修继续发扬不要脸的传统,在知道自己被骗了以后霸图五位哥们果断决定揍叶修去,白言飞没进巢穴不过他就坐在秦牧云边上看着屏幕里面的战况顺便嘟囔着揍叶修,揍叶修,叶修不要脸叶修没下限叶修还是去死吧。
结果后来白言飞都被叶修的不要脸给吓到了。
“早知道他不要脸……没想到那么不要脸啊……”在知道叶修现是窗口抖动再是换账号把张佳乐前辈揍了以后白言飞目瞪口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张佳乐前辈。”
当然后半句是在秦牧云耳朵边上说的悄悄话。
那个夏天虽然被叶修弄得有些狼狈不过气氛还是很轻松快乐活泼无下限,没抢到BOSS的选手也就骂两句然后没事了,职业选手群一如既往的被黄少天刷屏一如既往的各种节操丧尽弄得白言飞开始认真思考还是别让对内内定的大漠孤烟接班人宋奇英加入这个群比较好。
“所以说职业选手群有没有考虑过未成年人的感受!有没有考虑过!”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队长要说幼稚了。”
宋奇英刚好结束训练听到了两位前辈一唱一和的讨伐职业选手群,似乎明白了什么。

13
第十赛季的霸图打起了轮换,四位老将的因此人气下滑的很厉害,霸图的年龄问题也不止一次的被拿上台面,尽管他们的新秀表现也很不错。
宋奇英开始进入团队赛名单,白言飞继续坐稳他的第六人位置不动摇,秦牧云在观众眼里继续保持自己小透明的属性不过经过一年的时间他走位高手这个属性也被人发现了。
有人在论坛上发帖说秦牧云要是打法再炫一点就好了,说不定霸图又要出一个全明星了。结果下面有人吐槽那么秦牧云的团队赛价值还有吗,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看的秦牧云有些毛毛的,他到更希望别人不要注意他不然以后比赛也会不好打的。
白言飞看着这张帖子心想要不要注册个马甲号也去讨论讨论结果被秦牧云一把阻止说前辈别闹了。
“有人说霸图新一代就是你和小宋啊。”被阻止的白言飞不气馁的按着刷新围观群众的智慧到底可以发挥到怎样的水平。
“可我都22岁了……”秦牧云继续那自己的年龄吐槽,白言飞心想你除了吐槽你的存在感和年龄以外就不能吐槽点别的吗。
“看看人家兴欣!小秦你年纪绝对不算大。”
“我真不知道被叶修的队伍安慰我应该哭还是笑。”
“那么换个说法,你还没到当打的年龄如何?”
“可我总觉得当打之年和衰老之年之间没有墙啊。”秦牧云一想到前辈们的遭遇就觉得冷冷的。职业选手到了一定年龄就要小心了,哪怕一个失误媒体和粉丝也会大做文章。
有一种在他们职业选手眼里看起来自私的心愿就是在你当打的时候你必须留在战队里面不离不弃,当你步入暮年真的打不动的时候会有人自以为自己有多聪明地说为了战队你应该退役。前者如张佳乐后者如林敬言,职业选手对这种态度一律用微笑就好了然后无视掉。
“所以我说全明星也没什么好啊。”白言飞眨了眨眼睛说道,“看看媒体粉丝都不喜欢用太多精力来关心我。”
“我想恢复我小透明的地位。”
“死心吧你,霸图的未来哟。”
“求别说……”

14
第十赛季的全明星周末是在他们霸图举办的。
周光义随百花战队来到Q市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霸图看看,虽然很多人已经不再了很多人是新面孔,对于周光义而言只要韩文清队长和张新杰副队长还在就够了,他虽然去了百花,在内心还是怀念在霸图的岁月,他本来以为可以在霸图一直到退役,结果却是随那个叫季冷的人和账号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白言飞在知道周光义回来后自然乐呵呵的跑去和周光义聊天了顺便拉上秦牧云和宋奇英两人,最后变成了周光义和白言飞向秦牧云和宋奇英两个人科普霸图的黑历史。听得宋奇英和秦牧云觉得这种东西让大众知道了大概明天报纸不够写了论坛要沸腾了妹子们直接要吼YOOOOOOOOOOOOOO了。
最后周光义以一句明天我会来霸图选手席玩的为收尾结束这次科普然后离开了霸图,他终究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站在断河前的刺客想起了那些似是而非的记忆,最终被冲下河去。
“我真的觉得职业圈好残忍。”看着周光义走后,白言飞说道,“不知道我走了以后回来找你你会和我说些什么。”
“这我真得问我前辈们。”
然后第二天的全明星周末开幕式,白言飞和秦牧云坐在选手席上,看看他们的正副队长在台上握手拥抱,再看看前排跑来串门的孙哲平和方锐很自然的坐到了张佳乐和林敬言边上……
“瞎了。”
“瞎了。”
“论坛上真是一片沸腾。”
“YOOOOOOOOOOOOOOOO!和\在一起/。”
“还有我不相信爱情了居然不是相爱相杀。”
“瞎了。”
“瞎了。”
“你知道我在想想什么吗?”白言飞转过头来对秦牧云说道,“我在想那些大神真一个个都是人生赢家。”
“额?”秦牧云表示不理解,“难不成你真的信了妹子们说的每个成功的大神后面都有一个成功的基友?”
“还真有点。”白言飞说道。
“你是被闪瞎了吧。”
“你也瞎了。”
“成,那咱俩瞎一个呗。”秦牧云说。
“抱个?”白言飞无所谓的回应道。
然后秦牧云真的去抱了抱白言飞。
宋奇英表示未成年人还看着你们呢。
周光义表示我去百花以后霸图到底发生了什么。

15
白言飞说过,等退役了要去认真的读大学。
他说他的青春一半时间浪费在了训练室里面根本没来得及好好享受人生,二十多岁出头的年纪怎么想怎么也应该是在大学里对未来无限向往的年纪,找个女朋友谈场恋爱有几个铁哥们一起打游戏刷副本,逛街不用戴墨镜想逛多久逛多久。或许会被考试弄得骂娘或许会在图书馆里睡着口水流了一桌子或许会白天睡过头狂奔进教室结果发现今天不点名,顺便吐槽秦牧云虽然说是大学生一天大学都没读过真是悲剧。
这些青春小说里面理所当然的事情对于他们而言却是只有退役以后才能去想想的妄想。
白言飞说他大概也就这样了没啥特别大的名气大概退役几年就没人记得他了,这样也好到时候说不定就能去游乐园玩个痛快了。
秦牧云一直听着这位前辈对未来的畅想,然后问他要不要我这个小透明陪你呀。
结果白言飞直接把手里的鼠标砸了过去说省省吧你你个小透明到比我这个地图炮还存在感强的家伙霸图的未来靠你了哟少年你也不看看你是谁。
喂喂喂霸图替补第六人你以为你躲到大学里面就没人能认出你了吗!秦牧云躲开来自白言飞的鼠标嚷嚷道,哎呀大不了我们两个三十岁时候再去体验一下普通人人生被别闹我陪你就是了。
白言飞看着秦牧云无奈的表示我怎么觉得自从全明星周末那天抱完以后我就赔本了呢。然后一路牢骚发下去发到最后就变成了我说秦牧云怎么办啊我觉得我们真的也没能逃过啊怎么会喜欢你了呢。
秦牧云也无奈了,他说你才发现啊。
无数次回想起的是那个夏天就注意到的打法暴力野蛮而且特别爱炸他的前辈;想起那个身影记忆的每一处就被一片地图炮轰炸过留下的废墟上重重叠叠满是他的名字可回忆起来他们之间的对话却永远只是吐槽吐槽和吐槽;连第一次牵手和拥抱都是在莫民奇妙的场合下送了出去,不要问接吻,两个纯爷们还没到那一步。
霸图的纯爷们不知道怎么说情话,或许改天得和张佳乐前辈或者林敬言前辈交流交流。
白言飞对他笑着说滚滚滚然后拉着秦牧云去食堂。
全联盟头号八卦战队虚空未来的小王子盖才捷在得知秦牧云和白言飞的事情后寄了个快递过来,里面的两张账号卡,ID是小透明第五人,和地图炮第六人。
秦牧云收到的时候觉得盖才捷大概是被叶修那个不要脸给用两把千机伞和一个GG给玩坏了。
但他还是收了起来,就当是个纪念吧,秦牧云心想。
或许未来的网游里,就会有一个存在感弱的可以注重跑位的神枪手和一个总是开心的打着地图炮的元素法师在一起活跃。
怎么听起来像耽美小说一样。
他们都笑了。

NOW
秦牧云从自己的回忆里面走了出来,他看着身边的队友一个个都干劲十足的样子,白言飞冲他眨了眨眼睛然后跑来对他说好好干啊等下团队赛我要和你交换。
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曾经问过白言飞你什么场合会哭,白言飞说夺冠或者退役,没有主语,迂回空间很大。
他看着他们霸图永远的队长韩文清,似乎还在思考问题的张新杰,志在必得的张佳乐和林敬言,在这个不知道这些前辈们什么时候会退役的现在,总觉得他们想要燃烧尽最后的青春去争取最高的荣誉。
要是冠军也像野图BOSS一样,每周都有刷新就好了,这样就没什么遗憾了。
虽然是那么想的,秦牧云还是决定全力以赴。
他想看前辈们因为夺冠而笑甚至是大哭,尤其不想再看到那个永远乐呵呵的打地图炮的前辈再因为自己的无力而哭。
——所以,神明在上,念在我职业生涯或许很短暂的缘故,请赐予大家更多的笑容。
那么想到,他和其他霸图队员一样,握紧拳头坚定的挥舞了一下。
然后走进那片绚烂的舞台。



——END








番外:
1、
盖才捷不会说其实他关于秦牧云是黑子的属性只是随口吐槽的谁知道中了,而且因此他盖才捷成功说服李轩和吴羽策让允许他在把手办带到训练师里面。
至于那两张账号卡,是李迅叫盖才捷送的,虽然名字是盖才捷取的。

2、
秦牧云后来真的去找张佳乐和林敬言两位前辈学习怎么说情话。
然后他对着两位前辈的手机深深跪了。
后来白言飞来学习的时候也跪了。

 

 

后记:

这篇要随便写写的,为了纪念白言飞的小炮塔地图炮哲学。

写的很欢乐,因为这个衍生出了好多想写的

大概啥时候会写点林方和双花的衍生梗吧。

荣耀五期、虚空战队、霸图全员……大概是我写文固定酱油了…………

突然想起要拾起LOFTER,所以随便发发XDDD

第十区匿名了现在不敢去取消了嘤嘤嘤嘤!

评论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