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莫忘初心

【双花】其爱其好

二十七杯酒:

伪原著背景下的戏曲play,一直脑补唱昆曲的乐乐一直没有看见就自己动手了(喂。


给猫咪太太 @什么都不想说 的曲绘本《love song》http://doujin.bgm.tv/subject/21532 的G文,因为是曲绘本,所以听着《牡丹亭》和卡奇杜的《游园惊梦》这首歌完成的。私心做了个张佳乐的降调版本,不介意的话可以听听:张佳乐-游园惊梦


祝本子大麦!


天啊我真啰嗦……


——————


《其爱其好》


孙哲平X张佳乐


 


***


人活着谁没个爱好呢。


楼冠宁的爱好除了打荣耀还有玩。


约几个好友,看几场表演,飞哪里赌一场,或者是在城郊的山路上开新买的跑车兜风,一直盘旋到山顶,这都算好玩的。义斩这赛季止步十四名,几个富二代已经高兴得不得了,包了大酒店一整层楼。这一次找的乐子很是高大上,特地找了戏班子来表演,边吃饭边听戏,也不管听不听得懂。听说当家花旦是演艺圈颇有名气的新人,一张脸尤其秀气,唱腔柔柔婉婉讨人喜欢。


孙哲平一边吃着涮羊肉,一边不屑地看了台上一眼。


“大神也懂戏?”楼冠宁很有风度地推开了小演员凑上来的手,问孙哲平。


“噢。”孙哲平抬起头,笑了笑,“我不懂。”


懂的另有其人。


 


***


荣耀算是事业,不叫爱好。叫爱好那得算辱没了它。孙哲平最大的爱好就是健身和遛鸟。看什么看不是下面这只鸟,是家里的八哥。


酒席不过就是几种花样。孙哲平家底殷实,不愁吃喝,从小到大老爷子最喜欢带他出席各种大场面。他小时候长得虎头虎脑的,做事情有担当且仗义,言谈举止大开大合,家里的老爷子老来得子,对他严厉亦很喜爱。可偏偏他性格和老爷子一样倔强叛逆,又在上中学时喜欢上了打游戏。孙哲平平时也不是个爱上学的主儿,为人豪爽,又有几个小钱,很能在一帮兄弟中说上话,乐意顺手罩着那些半大孩子。


听说队里的麻子被人在荣耀里黑了一把,爆成全裸。麻子平时又黑又瘦,被打了也不敢还手。孙哲平一听这事儿,拍拍他的肩膀,“孬!包在我身上,看哥我给你杀回来。话说现在的人口味真重品味真差……”


孙哲平当时正值中二期,他以为这世界上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情。


他一撩起袖子,问,“人呢?哪儿?”


瘦麻子怯生生地说,“在那边……”


孙哲平恍然大悟,“游戏里的?”


其他几个弟兄帮忙说,“对啊对啊,荣耀。最近大家都在玩的游戏。”


荣耀是个什么东西?孙哲平随手拿了一张账号卡。


那是在一个放学后的下午,在一家小网吧里。网吧门口用红胶布贴着冷气开放的字样。网吧里人很多,座位少,空气浑浊。不良少年们穿着各种各样的制服,故意把好好的校服穿得松松垮垮的,还有人在上面写上独霸天下等酷炫词汇,彰显自己的英雄气概。空调在不停运作,排气扇嗡嗡作响,键盘鼠标的敲击声此起彼伏。孙哲平登入了荣耀。几小时后他把账号卡丢还给瘦麻子。


“搞定了。”


 


孙哲平那天很早就回了家。他家里有电脑,偶尔也玩点游戏,但是平时他更喜欢骑车在皇城根的街道上飞奔,很少开电脑。父亲正在楼下等他,要带他去听戏。他一直对这些咿咿呀呀的东西不感冒,于是摇摇头,“我有事儿要做。”


他刚刚在网吧里随便买了一张荣耀卡。职业和瘦麻子一样。


狂剑士。


他觉得这有点意思,够酷。


他不会想到,两个月后他在游戏里遇到了一个名字娘炮但挺牛逼的弹药专家。


 


半年后他的父亲把电脑砸了。父亲骂他兔崽子玩游戏算什么本事,和街头的混混有区别?十八岁的孙哲平血气方刚,他瞪着眼睛没有说什么话,将随之而来的那一声“不站住就打断你的腿”抛在身后。摸着藏在身上的几百块钱。去买一张长达三十多个小时的硬座火车票。


再见北京。


 


和张佳乐第一次见面时并不知道百花缭乱就是这么个家伙。身上没几两肉,脸很白。跟他是同款的发型——平头,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傻里傻气的喜庆。跟这家伙名字很搭。


孙哲平失望地说,“原来你真是个男的。”


和百花缭乱组团杀Boss的时候也听过他开口,还以为是妹子用的变调器唬人呢。亏他横跨中国听这家伙一面之词过来加入战队。想着就算被骗,被妹子骗也挺享受的不是?


不过打法那么绚烂潇洒报废显卡无数的弹药专家,不是个汉子说不过去。


 


百花的公共浴室除了水声还有嘹亮的歌声。南腔北调以及跑调,应有尽有。在孙哲平边冲着冷水边高唱大河向东流的时候,张佳乐从妹妹坐船头哥哥揉一揉唱到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夏天特别热,不光是他们俩,队里其他人也很爱洗澡,歌曲大杂烩的精神污染在不训练的休息时间几乎不间断。


孙哲平发现张佳乐这个人很有病,经常大半夜发神经爬起来去洗澡,他美其名半夜没人抢水,那叫一个爽。孙哲平有时候跟他一块儿去,电竞选手都爱熬夜,浴室离宿舍还有一段距离。张佳乐便放开了唱,反正也不会扰民。孙哲平有时候嫌吵,盘算着冲过去揍他。


张佳乐像得胜的将军,高唱,孙哲平你敢不敢来捡我的肥皂~


仅有一次,这小子突然唱起来戏词。清唱着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阵冰凉,清白人会算糊涂帐[注1]……混着哗啦啦的水声,听起来竟空灵荡漾,浑然不似人间所有。孙哲平一直冲着身子,听张佳乐唱完了一小段,听得入迷,都忘了叫一声好。


 


而之后便是连绵不停的季后赛,忙于比赛的孙哲平没有什么机会问起这个。百花的成绩让人惊讶,两个小毛孩潇洒地带着百花一路领跑,冲进了总决赛。


可惜的是最后输给了嘉世。他们一直满怀憧憬,甚至认为已经触碰到冠军奖杯的金光。仿佛多一剑一枪就能得手。输了之后心有不甘,但又能如何呢。当时年纪也小,心情恢复得很快,毕竟觉得可供拼搏的光阴还有很多,长得没有尽头。孙哲平拍着张佳乐的肩膀说明年我们干死叶秋。张佳乐说对,干死他!


漫长的休假两人没有回家,晚上打游戏白天睡觉,颠三倒四地过了好几天以后孙哲平无聊地问,“你有什么爱好没?除了打荣耀之外。”


张佳乐答,“吃。”


孙哲平想跟这货沟通真心不能拐弯抹角,“张佳乐会唱戏啊?队里下次搞活动你就露一嗓子呗。我给你敲鼓拉二胡。”


张佳乐神秘地凑过来,“我会的东西可多啦。不过这还真只是个爱好,我是那谁谁谁的亲传弟子。”


“哟您还玩神秘,那谁谁谁到底是谁啊?我还和不可说吃过饭呢看你丫小样得瑟的。”


 


这露一手的机会很久之后才来。投资商要求百花必须出一个符合百花战队气质的文艺节目,以扩大宣传面提升士气。孙哲平和张佳乐作为正副队长被叫去开会。孙哲平觉得他怎么就不知道文艺节目和提升战队士气有条毛关系!有这时间还不如多打两盘团赛多做训练呢。经理一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投资人可是衣食父母啊拜托你们了的神情,在板着脸的孙哲平面前大气不敢出。


张佳乐比较好说话,不愿意闹僵,他主动请缨,“我可以出个节目,队里其他人没有排练时间,让他们抓紧训练,我一个人上。”


虽不能全队上有些可惜,但战队成绩要紧,张佳乐一个人上也好有交代,经理大喜过望。一听张佳乐是要唱戏,更很快点头。


孙哲平拉着经理,“张佳乐唱戏是不是真的好?”


“小孙你不是本地人你不懂。在这里梨园朱老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小张曾经是朱老的弟子。当年是好不容易才说服家里让他来战队。连老板亲自都到张家去劝过。”


孙哲平大吃一惊,回去问张佳乐,张佳乐正端着碗米线嘶溜嘶溜地喝着汤。“哪有那么高大上?就是唱戏的,我唱得不够好,更喜欢打荣耀,就出来了。”


 


平时训练结束后是晚上九十点左右,有几次两人约好去排戏。没有什么戏班子会闲到给张佳乐伴奏。他下了配乐揣手机里放。当时的手机还是可以砸核桃的那个牌子,破手机下一首歌要两块钱呢。在俱乐部后头小山的凉亭里训练,孙哲平负责围观、鼓掌和按暂停播放键,还带上了强力的蚊香装备杀杀山里的蚊子,这些小怪咬起人来比什么都要烦。


最后一次临上台时又认真练了一次,张佳乐还到师兄弟那里化了妆借了道具。后来正式表演时非常成功,把投资商和老板、经理、队员都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这是后话了。孙哲平只记得最后一次单独排练时的情景。那晚张佳乐昂起身站上高台,低扬起手指。这双手即使在电竞界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好看。百花成绩最好的那几年,这双手还做过电视广告,卖的鼠标和手机都是疯抢一空。便是这修长而藏着劲儿的手,先在腰间一指,紧接着随着步调错开,一扭转便跃上了头顶。像往这晚春中撒了一蔟玉兰花。素白的衣服转出一个完好的圈,天上正好月圆。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注2】


张佳乐唱的词儿孙哲平自觉不大听得懂。声音和平日里竟然大为不同。透亮而婉转,不像人声倒像早春第一声莺啼,悠远带着深情,绕过三千柳枝九万水波,再袅袅升上晴空去。


哈,好小子。孙哲平鼓起掌来。


 


张佳乐的眼睛与平时一样灵动,化了戏妆,一双杏眼泛桃花,上挑的眼角竟多了些妩媚勾魂的意思。孙哲平曾经误打误撞上过百花的论坛私密版块,见过些带着下流词汇的同志文学。文章里很多写的是他和张佳乐的那些事儿,有一段让他当场喷了一屏幕的可乐。“张佳乐的小脸红扑扑的,粉嫩嫩地就像小猫,孙哲平被诱惑到把持不住,他急着亲上了张佳乐那张比女人还美的白白的脸蛋。啊,张佳乐嘤咛一声,颤抖着抱紧了孙哲平说我要……”


孙哲平当时生气地骂道,这他妈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张佳乐什么时候比女人还美了?你逗我?


早上起床头发乱得像鸡窝,穿着大裤衩晃荡着小身板揉着眼屎刷牙的家伙你说美?大半夜弓着身子对着电脑抖着腿,傻兮兮咧嘴地打游戏的家伙你说美?


孙哲平回想起来,他生气不因为这些美不美的问题,打荣耀的长那么好看干什么,又不能靠脸拿冠军。


他生气恐怕是……


他当时摔了键盘,有点心慌地关掉了电脑——为什么会有人知道,他对张佳乐存了这样的心思。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张佳乐不愧是做什么事情都想做到最好,虽不比打荣耀时着了魔般般渴求胜利,但唱戏也端出了专业的架子,一百分的态度。他从舞台这侧到那方,步子数得刚刚好,一点都不差。他身上的苏绣彩衣长袖飘飘,他脸上神情动容,他眼底流波,他嘴里唱的词,是千古他人的泪。


好一个端雅靓丽,银河艳星,单人匹马,胜过漫天烟花。[注3]


是那处曾相见? 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


 


手机播放的音质很差,带着沙沙沙的声响。那些叮叮当当的伴奏似嘈杂不堪。偏偏是这样,放出一股古旧唱片的味道,而张佳乐的声音比那些伴奏清亮太多了,一直在孙哲平的耳边萦绕。


这声音和打网游时高喊着“孙哲平右后!对!不要冲太快了!哎呀张伟你这个人太慢了”的活泼声音是同一个,这声音和上场前与他击掌说着“我们会赢”的坚定声音是同一个,这声音和失去冠军低低说着“下次我们再来”的声音是同一个……与两年后,看着他带着伤手离开百花时厉声说着“一定要回来”的声音也是同一个。


 


是这样的张佳乐。


我所知道的他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他有时候很麻烦,吃饭挑食不吃青椒也不吃洋葱,睡觉不老实,容易掉被子容易感冒。睡前喜欢玩手机,偶尔手滑砸到脸上骂一声我靠。洗澡出来总是踢踏着拖鞋,把地板弄得很湿。迷信得要死,大年初一会给战队点头香求签,打比赛之前跑很远吃一碗状元米线。吃鱼很爱吃鱼皮,这点像个小老头儿。除了打荣耀干什么都不上心,容易磕磕碰碰到处都是小伤。经常遇到莫名其妙的倒霉事情,但自己很快就忘了。喜欢讲冷笑话,曾经说过我小时候的幸运数字是二哈哈哈哈哈这样的怪话。炫耀着上学时有一整个班的女生喜欢他。对队员非常好,其他事情啰啰嗦嗦糊糊涂涂的,但是制定战术、检查训练和复盘时总是格外认真。在我离开后一个人扛起所有的责任和梦想,带着百花往高处走。得到过很多次胜利,也经历过很多次失败,开心了就会大笑,不高兴了也不会哭只会炸毛。掉眼泪只有一次,那就是说完“一定要回来”之后……


他是荣耀天才,是联盟第一弹药专家,是百花曾经的好队长,是少年时的搭档,是繁花血景最美丽的那部分。


是我真心喜欢过的人。


 


 


那一晚,在无人的老亭子。风穿亭而过,孙哲平不顾张佳乐脸上厚厚的妆。狠狠地吻他。头上的金钗银饰和玉石叮叮当当地掉在地上。孙哲平吃到了一嘴的唇彩。淡香让人浑身燥热,戏服层层叠叠,并不好脱。他心里如鼓跃动,好几次都没法解开那素色腰带。张佳乐被按在石桌上,大概是磕痛了,大骂了句你急个什么我刚刚还没有唱完呢!话虽这么说,却自己解开了腰带,紧接着是花褶与袄裤。柔薄的丝衫褪去,露出年轻温暖的身体来。


手机还没有关掉,听起来此时戏正渐入佳境,哐呛哐呛的声音密密麻麻地填满了耳膜。孙哲平的问也密集地覆盖上去,两人的唇发出纠缠的水声,不禁心神荡漾。


暮春的夜晚还有些冷,石桌上更是带着寒气。也许是因为怕冷张佳乐便抱紧了他。孙哲平被比平时跟更艳丽的百花副队长刺激,欲望在身下发疼。他感到张佳乐两腿间同样兴致昂扬,两个人像煮沸了整片海洋,火山岩浆夹杂着飓风,席卷万丈红尘。


张佳乐眼梢带着红,睁眼时光芒缤纷,闭上眼时长睫撩人。孙哲平坦诚他真的没有见过此种风情,他终于承认这世界上恐怕不会有人比此时的张佳乐更美……


因为是第一次做,饶是和队员看了不少小黄片的张佳乐,或者是私下研究了很久上副队的一百种姿势大全的孙哲平,也进行得不够顺利。他刚伸进两根手指,探到了内壁的温热和紧实,张佳乐就忍不住叫了起来,声音比刚刚唱戏时还要大。


孙哲平抱着他,“不要紧张,你这样我们还搞不搞了?”


哪有办不到的事情呢。性欲积攒如同压城的乌云,两座城池都即将决堤。张佳乐狠狠咬着他的肩头,像是要撕下一块肉。红色的唇在肩上留下一片刺目的印记,场面太香艳让孙哲平顶了进去。


 


激情多于理智,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打荣耀时他从不会控制节奏,那些东西他永远都不懂。此时更不提那些扫兴的东西,他就像没有人性的狼,啃食着张佳乐的唇,在张佳乐闭上眼睛仰头呻吟时咬住了张佳乐的喉结。


 


那些比良辰更美,比繁花更艳的词,就是从这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勾引了他。张佳乐攀着他的肩头,与他一同尽情狂欢。痛又有什么可怕,失败又有什么可怕。从十八岁开始,他们就已经拥有彼此了,就已经什么都不用再害怕了。


只要有重剑,只要有枪弹,冠军也好,荣耀也罢,哪怕是整个世界,从千万尸体上踏过,于缤纷绚烂中夺来。做最激烈的爱,爱最想爱的人。


 


***


三年后霸图终于夺冠,打完比赛张佳乐宣布退役。退役之后就不见人了,去欧洲耍了一遍又把大半个中国都玩了一圈。他最后飞到北京,没事做的时候,拉着孙哲平要么打荣耀要么去听戏,听到深处高高兴兴地鼓掌,偶尔还会跟着来上两句,旁边一群上了年纪的老票友为他叫好。他唱罢转过脸看孙哲平,笑起来特别精神。


孙哲平想这辈子真栽在他手上了,他早就知道了。


乘兴而来,尽兴而归,绝不放弃,不会退缩,潇洒到老。


这样过一生,我乐意。


 


FIN


注1:选自桃花扇


注2:此句和后几句均选自《牡丹亭》


注3:张国荣《芳华绝代》歌词


 


附:卡奇杜《游园惊梦》歌词


 


原来是吒紫嫣红烟雨朦胧如沐春风


分明是良辰美景在我口中一说成空


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烟波画船


满院春色关不住冥冥之中却随去路中


 


剪不断理还乱闷无端宿妆残


似这般都付奈何天


 


剪不断理还乱闷无端宿妆残


似这般都付奈何天


原来是吒紫嫣红烟雨朦胧如沐春风


分明是良辰美景在我口中一说成空


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烟波画船


满院春色关不住冥冥之中却随去路中


 ——


不知道怎么的,我觉得这歌听起来特别欢快,但是词却是另一番境界。拙作拿来当做猫咪太太本子的G文,(因字数所限,本子收录版本有删改),望见谅。自己觉得和旧文《出发应像抵达一样》《以茶代酒》有那么点联系,大概是我写的双花都这种调= =


本来昆曲游园惊梦是攒着写周黄《大梦》的片段,现在换了粤剧就放心大胆地给这篇了w



评论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