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莫忘初心

【全职】【张肖】户部巷和回民街

穆寒:

和韩文清大大同一天生日的 @××维 生日快乐!迟到得不算太晚……嘛总之生日快乐!!!


……其实我觉得这篇比上篇给阿谶的还烂尾………………


……不要揍我……


……揍我也不要打脸……






*张新杰X肖时钦


*张新杰李轩分手多年设定,张李《旧情歌》


*我觉得我开始想讲的东西从我开始写糊汤粉就已经忘光光了……








户部巷和回民街


 


 


肖时钦每天会收到张新杰的三条短信和一通电话。短信是按三餐时间,而电话都是在睡前。


内容倒并不重复,短信有时是说今天霸图食堂盐放多了,有时是说冷空气南下Q市已经降温W市也要注意保暖,还有时是说被喊去帮霸气雄图抢BOSS好像看到谁谁也在。


电话里说的虽然并不算多,也常常天南海北没个主题。张新杰有次接通了电话把手机揣在睡衣兜里就去敲张佳乐的门,说“前辈不要玩手机了,早点睡吧”,然后肖时钦大笑,说张新杰你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张新杰看了看时钟,说还有两分钟十一点,张佳乐前辈肯定还要和人聊上几句,我只是去尽责提醒一下,你们雷霆不查房么。肖时钦也就还是笑,说并不是谁家都像微草,而且我们雷霆穷,都是两人住一间,大家也挺自觉。张新杰点头说嗯时间到了我去睡了,晚安,我爱你。


每天的电话里唯一固定不变就是最后五个字。一开始肖时钦有点不适应,觉得有点矫情,特别是和张新杰有点画风不符。然而后来也就习惯了,而他也感觉得到,这样的坚持,才正是张新杰的风格。


夏休期的时候也一样,只是短信从三条减少到两条。张新杰当然不会因为放假就改变作息时间,但是肖时钦夜里还要去抢BOSS,早饭时间经常就睡过去了。张新杰虽然会皱着眉说这样的作息不好,但到底没有强求,又担心自己的短信影响对方的睡眠,最后也就放弃了早安短信。


雷霆战队的夏休期并没有随着他们再次止步四分之一决赛而立刻开始。虽然并没有具体安排,但几乎所有队员都留了下来,从荣耀网游到训练软件,提升个人战力。


“高中同学婚礼,见到不少老同学,李轩也在。”


这天中午的短信,肖时钦只是看了一眼,却不由得有了点心慌。


肖时钦大概是联盟里除了当事人之外唯一一个知道张新杰和李轩曾经的关系的人,当然是因为张新杰的坦白。就像这条短信。张新杰如果不说,肖时钦大概不会知道他在同学婚礼上遇到了李轩,但既然他们现在是所谓恋人,他就觉得有说明这件事情的必要。坦诚以待,是维持情侣关系的基础。


“知道了,不会介意的^ ^”


短信是这样回了,但真要说完全不介意,肖时钦觉得自己还真做不到。虽然说都是大男人想太多着实矫情,何况对方的态度如此坦诚,必须以足够的信任来回应才对。但感情的事情又哪里是这样简简单单就能说清的。


其实就连到底是怎样的感情都说不太清。尽管每天的电话都以“我爱你”作为结束语,可那又能说明什么呢。两个人身处不同战队,只因为是同期的选手、又同样有在战术上的擅长而接近,并且在当年“如何干掉叶修”的话题上进行了无数次探讨,彼此欣赏起对方在荣耀里的才华……要说得冠冕堂皇一点的话,“拥有共同的理想并一起为之努力过”,所以会在感情上更加接近,直到以“爱”的字眼相互束缚。


虽然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法律上的条文能够约束他们什么。


说到底也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如果哪一天谁不愿意了,除了分手又能如何。


“队长,我下午出去哦!”宿舍门被敲响,然后被推开,雷霆战队唯一的女孩子站在门口,戴着略有几分夸张却意外合适的大墨镜,牛仔短裙吊带T恤,是要出门的样子,“虽然说是夏休期,但是好像还是来打声招呼比较好……我和几个中学同学去逛逛街!”


“嗯嗯,去吧去吧,本来就是夏休期。别太晚回来啊。”


“队长别担心,要是太晚我就回家住啦!”戴妍琦连连点头,她是W市本地人,虽然平时都住宿舍,但也时常回家打个牙祭什么的,“话说队长你还不走吗?”


“我?”肖时钦挑挑眉,预感到这丫头肯定又要说些有的没的。


“呐,队长你可不是单身哦!夏休期还不多陪陪人家,不担心被撬了墙角吗!”戴妍琦的模样认真得紧,“从总决赛打完你就没离开战队,这都一个月了,不担心人家回老家遇到什么人就旧情复燃么?”


——肖时钦觉得自己枉为荣耀四大战术大师,某些事情的敏感度还真是比不上小姑娘们天生的八卦神经。


“另外我跟你说哦,肖张可是冷CP,我家亲爱的跟我说了,霸图那边天天刷十年搭档,也就他们的热度能和蓝雨的剑与诅咒相比啦!据说上周还开了霸图ONLY,到处都是大漠孤烟石不转——队长你真的没有感受到威胁吗?”


“都是你们小姑娘乱脑补的,我担心什么。”肖时钦耸耸肩,“想去逛街就去,跟我说这些真是……何况什么十年搭档,大漠孤烟石不转是十年队友没错,但是新杰和韩队长也就七年……”


“Yooo~”戴妍琦发出满足而诡异的笑声,蹦蹦跳跳的走了。有时候肖时钦真觉得她大概是什么神秘少女图文诶嘿嘿组织派进联盟来的卧底——不过真是卧底的话,怎么也得混进蓝雨或者霸图才对嘛。


但肖时钦也不得不承认,戴妍琦确实说对了。张新杰遇上了他的旧情,至于会不会复燃,肖时钦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一看。倒也不是不信任,只是——也确实太久没见面了。


戴妍琦出门还要向队长报备一声,肖时钦自己身为队长,也没人可报告,想了想就跟方学才说了自己要出门几天,免得队里要找人时找不到。然后看了看时间,随便背了平时出门比赛的包就出了门。


W市和X市不算太远,火车汽车飞机都有足够多的线路,即便是这么突然做出的决定,也还能买到六点之前到X市的高铁票,能赶上和恋人一起的晚餐。地方都想好了,就回民街。


张新杰曾经表示过要带肖时钦去吃回民街,就在某次他和肖时钦逛着户部巷的时候。


那是第十一轮,雷霆主场7:3胜霸图。戴妍琦嚷嚷着让队长请大家吃饭,几个年轻队员表示来W市这么久还没去过户部巷,于是一帮人浩浩荡荡杀了过去,吃饱喝足年轻人拐进了KTV,肖时钦才发现自己手机里几个未接来电。


“也没什么事——”连忙把电话回拨过去,对面的张新杰声音嘈杂中有点犹豫而失真,“就是……张佳乐前辈说想去户部巷,结果不知怎么拦不到的士,我查了公交线路,然后……挤不下来,下晚了两站路。”


也就是说,本来应该在司门口下车,结果因为公交车上人太多挤不下来,直接坐到了古琴台。


好在张新杰是每天快走十公里的人,区区两站路,就算是古琴台到司门口……也难不倒他。


那天同行的霸图战队其他人则发微博表示W市真是深不可测。


肖时钦给张新杰拨回电话的时候,霸图战队已经在户部巷副本里分散开来,各自刷起不同的BOSS。雷霆在的KTV离那里并不远,肖时钦把自己信用卡扔给戴妍琦就出门去找张新杰。


曾经有八卦节目请过几个荣耀选手,主持人问“联盟里哪位选手最拉仇恨”,答题板上无比统一全部是叶修,接着问“联盟里哪位选手堪称‘吃货’”,本以为这个答案会不太一样比较有意思,结果写出来全是张新杰,让主持人好不惊讶。


张新杰的吃货属性,从他本人的形象上是绝对看不出来的。那次节目播出之后一群人微博上@他时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发了一张白花蛇草水的图,陈述说“我来霸图第一年喝掉了两箱”,当时就跪了一片。


肖时钦和张新杰最大的矛盾之一也是那天晚上暴露的。


从方言属性上来看,W市方言属于北方方言体系;从地理位置来看,W市占地的大部分在长江以北。然而,在豆腐脑的分区上,W市是甜区。


热热嫩嫩白白滑滑的豆腐脑,盛出来洒上两勺白糖,这是吃过了晚饭的肖时钦唯一吃得下的东西。张新杰看着那东西面露不解,然后发现真的是就这么吃了之后拿过肖时钦的勺子舀了一口。


能从冰峰改喝白花蛇草水的霸图副队长表示,豆腐脑还是必须得是咸的。


两个人差点没吵起来。


幸好随后张新杰就忙着吃糊汤粉去了。


十一月的夜里已经很有几分寒意,糊汤粉的热气在张新杰的眼镜上凝成一片白雾。


“这样吃油条让我想起羊肉泡。”张新杰笑着看肖时钦那双帮他掰着油条的好看的手,“虽然说是个比较骗游客的地方……不过X市回民街还是有些东西不错的,下次一起去吧。”


“好——但我不要吃咸的豆腐脑。”


“尝一下才知道,你看我都尝过甜豆腐脑了。”


吃完之后已近午夜,两个人并着肩随意地走。远远的好像看到林敬言和张佳乐从四季美里出来,肖时钦说那家汤包确实好吃,张新杰就说那我们去回民街的时候吃贾三包子,我知道那家老店,要拐到旁边小巷子里,比开在回民街上的新店好。还有几家卖铁板炒饭的,张新杰说嗯酸菜炒米也是要去吃的。


当然其实相似的也就那么几样。两个人说着说着也就不谈小吃,十指相扣躲进路灯照不进的阴影里亲吻。


 


 


肖时钦到达X市的时候还不到六点,地铁从北站坐到钟楼,然后打电话给张新杰。


“我在X市,说好的一起去吃回民街呢。”


张新杰那边沉默了至少二十秒。肖时钦简直要以为他真的旧情复燃了这个时候不能来见他了,就听那边语调诡异的说:“我到W市了。”


“我跟李轩聊了几句,我想我必须见到你,然后我就买了票来W市了。”张新杰还是认真解释了几句。肖时钦也是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想了想说,你还是赶紧回X市来吧。


然而大晚上了高铁都不开了。飞机也来不及去机场了。


到底最后还是一起去吃了回民街,也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虽然肖时钦表示那些油泼面菠菜面裤带面浆水面他吃起来区别实在不大,还是热干面比较适合他。


张新杰表示豆腐脑才是果断无法达成共识的物种。


肖时钦说肉夹馍很棒。


张新杰说豆皮真好吃。


最后总算走出了回民街跑去春发生吃葫芦头,肖时钦说来两瓶冰峰。张新杰点点头,剥了两瓣蒜,又要了两碗鸡蛋醪糟。肖时钦皱皱眉说你们真不嫌这俩字难写,不就是米酒么。不过你我都是职业选手,虽说是米酒……是不是也不太好。


“也过不了几年就要退役了。”两个人并排坐在桌子一边,张新杰伸手拉住肖时钦的手,笑了笑,“前天碰到李轩……如果我还是单身,真的会发生什么也说不定。但是有你,所以没有任何其他可能。”


“退役之后住X市还是W市?”


“……我觉得我们还是多观察一下,看看户部巷和回民街到底哪边好吃的更多。”


肖时钦又笑了笑。关于李轩,张新杰的回答并不那么完美,甚至可以说很糟糕。然而那大概是真心话。感情的事情哪有什么如果,哪有想分就分想合就合,不过是那个时候只有那个人会走进他的心里罢了。


而过去的到底过去了。




-fin-

评论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