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莫忘初心

【愚人节快乐】再睡一下张佳乐 (一)

L微笑待夜临:

愚人节好想写肉啊!!!(虽然没写成(。
没事来日方长慢慢补……
对开个房都能撸到4k+字的我绝望了(。
这篇设定是双向暗恋……
乐乐觉得大孙是直男(虽然大孙从没觉得乐乐是直的(x
初夜啊马上就初夜了(只要我还能撸出来
不出意外后文还要再睡三下张佳乐啊哈哈…
乐乐私设有
后文道具play有,3P(不)有,注意避雷(只是设想我还没动笔(死
只想看乐乐哭(。
逗逼文,别认真(跪
@有颗圆扣子 把你的喻黄肉交出来我们还能做朋友!!



————————————————————
张佳乐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他喝醉了爱哭,这事除了家人谁也不知道,因为他觉得实在太丢人。本来嘛,一个大老爷们,喝了两杯酒就哭哭啼啼,传出去还不得让叶修笑死,所以一直拿“喝酒影响手速”当挡箭牌,直到他遇到孙哲平,那时候他们还都在百花,夏休前一晚上,孙哲平拉着张佳乐去了街口的大排档。


“职业选手不宜饮酒……”看着孙哲平递过来的泛着白沫的啤酒,张佳乐有些尴尬地推辞。 “滚”孙哲平啪的一下把杯子拍在张佳乐面前:“张佳乐你还行不行啊?明儿就夏休了别跟我扯有的没的。”


张佳乐瞧瞧他,又瞧瞧面前的啤酒杯,犹豫地摇摇头:“哎你明天一早的飞机呢。”


“那是我,不是你!”孙哲平咬了一口烤肉,吱吱嘎嘎地咀嚼起来,他饶有兴趣地盯着张佳乐:“还是说,你不会喝酒啊?嗯?”


“去你妈的小爷怎么可能不会!”张佳乐急了,他和孙哲平认识的时间不短,俩人虽然要好可也愿意争,什么都争,孙哲平知道这招管用,总是用,张佳乐也知道,但还是次次上套。




在孙哲平的注视下,张佳乐毫不犹豫地拿起啤酒杯,咕嘟咕嘟灌了个干净,喝的急了,多少有点顺着嘴角流下,滑过下巴,在喉结上留下晶莹的痕迹,最后顺着锁骨被衬衫吸收。 


啤酒是冰的,张佳乐被冻的打了个寒颤,然后抹了抹嘴。


孙哲平伸手帮他擦去喉结上的酒滴,他的手很烫,接触到张佳乐皮肤的时候张佳乐整个人都涌起了奇怪的感觉,酥酥痒痒的,但是挺舒服。 


啤酒一下肚,张佳乐就后悔了,他觉得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并且火势很快蔓延到了四肢,转而有向脑子转移的趋势,孙哲平的手还在他身上到处点火,隔着桌子,他很多地方够不太到,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抚过他的喉结,搔搔他的耳后,替他将额前散落的发丝别上去,然后从眼睛摸到了嘴唇,张佳乐甚至有错觉,这只手下一秒就要伸进他的衣领。


 “靠!”他一巴掌拍掉了孙哲平的手,大骂出声:“孙哲平你发情啊?这他妈可是在大街上!” 


孙哲平语气平静:“我怎么了,我替你擦擦汗而已啊?”




夏天的K市很热,张佳乐觉得热的浑身都不对劲。 对面坐着的孙哲平,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隐约露出结实的肩胛骨,他似笑非笑地将啤酒倒满又推了过来,面容俊朗,目光热切,好看的手指握着玻璃杯的杯把,天已经完全黑了,孙哲平的轮廓被灯光映的不怎么真切,张佳乐莫名的耳朵一热,慌得他急忙低头躲避孙哲平的视线,可没想到就算这样也逃不过一劫。




真他妈好看。


 张佳乐心想:这个人怎么能连影子都他妈这么好看。 




他觉得眼睛酸胀的难受,晕乎乎地又抓起杯子仰头一饮而尽,他的头仰的很高,想让马上要夺眶而出的眼泪重新流回眼里,没想到这次倒是孙哲平先急了。 


隐约听到对面凳子碰撞的声音,还没等张佳乐低下头,他就看到了孙哲平站自上而下地看着他,路灯明晃晃地在他的脑后亮着,好在孙哲平的脸离得够近,近到张佳乐可以看清他额前的碎发,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近到只要张佳乐再把头抬高一点,就能碰到孙哲平性感的嘴唇。


 张佳乐被自己这个念头惊的一个失神,被冻透的啤酒猛的滑入喉咙。


 “咳咳咳咳……”他被呛得涨红了脸。 孙哲平接过他的啤酒杯,俯下身一下一下地帮张佳乐顺着气,有些气急败坏地说:“张佳乐你神经病啊,喝这么快是准备酒后乱性吗!你他妈能不祸害别人家姑娘吗!”


“咳……卧槽,明明是你让我喝的好吗!”张佳乐一边咳,一边朝孙哲平的肚子就是一拳,这拳倒是用了十分的力气,孙哲平猝不及防被打了个趔趄。


 “大孙!”张佳乐一急,急忙伸手去扶,孙哲平站稳了脚步,摆摆手表示他没事,可张佳乐的手刚抓住他的胳膊,眼泪就流了下来。 孙哲平被弄了个措手不及,他看着张佳乐一手抓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紧紧捂住嘴,两行清泪就顺着面颊这么流了下来,吧嗒吧嗒地落在了水泥地上。 


身体总是先大脑一步活动,等孙哲平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张佳乐揽在怀中,左手搂着他的腰,右手将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上,这姿势怎么看怎么暧昧,他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已经聚集了过来。


怀里的张佳乐还在不停的流泪,他感觉胸口那块已经被染湿了,衣服紧贴在皮肤上,既痒又难受,但他还是固执地把张佳乐又搂的紧了一点。 张佳乐刚刚是憋了一口气忍着眼泪,可眼看孙哲平要摔紧张的他够呛,这口气就再也憋不住,眼泪流下来的时候他还有点茫然,只是本能地捂住嘴别让自己哭出声,心里祈祷这酒劲尽快过去,哪知道孙哲平手长脚长,一个用力就把自己勾到了自己怀里。 




孙哲平比张佳乐高那么一块,身材也更健壮些,第一次看到孙哲平那明晃晃的腹肌的时候张佳乐愤然地感慨上天不公,上天不公,孙哲平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就乐,说张佳乐要不你每天跟我去跑十公里,保证你也这样。张佳乐急忙摆手,说大孙我觉得我现在就挺好,你说呢,孙哲平走过来掐了一把他没肉的腰,点头说嗯,挺好的,瘦的跟女人似的。 


孙哲平喜欢女人,张佳乐在遇到孙哲平之前,喜欢的也是女人。


张佳乐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孙哲平的,也许是赢了比赛两拳相碰的瞬间,也许是失败时拍拍肩膀的一声“别在意”,也许是在训练室灵活的手指敲着键盘的时候,也许是他生病时的彻夜陪护。 


或者更早一点,在满身是血的狂战士逆光而立的朝他伸出手的时候。


屏幕外的张佳乐就已经沦陷了。 


可是孙哲平喜欢的是女人。张佳乐也觉得这样挺好,他也没想过跟孙哲平有什么结果,只是像这样能在他身边,陪着他披荆斩棘,与他背靠背地战斗,一次又一次缔造奇迹,张佳乐觉得就挺好,真的挺好。


 


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现在的场景,在人来人往的夜市上,没准还有可能碰到百花的人,他被孙哲平抱在怀里,哭的一塌糊涂。 


头抵在孙哲平的胸口,正好能感觉到胸腔里心脏的跳动,一下一下,铿锵有力,孙哲平的味道扑了张佳乐满鼻,惹得他鼻子越发的酸,算了反正睡一觉就什么也记不得了,他自暴自弃地想着,索性扭了扭身子把自己调整到一个更舒适的角度,眼泪鼻涕蹭了孙哲平满衣服。 


“张!佳!乐!”孙哲平的声音透着怒气:“你收敛点!你让老子一会怎么回去!” 张佳乐抬起头,看着孙哲平胸前一片狼藉的衣服,傻兮兮的笑了起来。 孙哲平一愣,张佳乐脸上还带着泪滴,鼻子哭的通红,眼睛都有些肿起来了,他咧开嘴角露出洁白的牙齿,冲着自己微笑。 


张佳乐吃定了孙哲平不可能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街上,便放松了力气,脚一软就站不住,变本加厉的整个人都往孙哲平身上靠。


 “大孙”张佳乐一面流泪一面笑着叫他:“大孙。大孙。” 


孙哲平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家伙想来是醉的不轻,他又一次揽住张佳乐的腰以防他下滑,思考了一下索性弯下腰,另一只手勾到张佳乐的小腿处,一用力就把人抱了起来。 


“喂!!!”张佳乐吓了一跳,随即手舞足蹈地挣扎起来,“老实点!”孙哲平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再闹就扔你下去。”说完还挑衅似的把张佳乐抱的更高了一点,张佳乐立马不敢再动,也不知道酒醒了没有,手举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 


“环上”孙哲平开口,张佳乐虽然瘦,但毕竟是个男人,抱着并不轻松,孙哲平实在空不出一只手,只得挑简单的词试图让这个喝醉的人明白自己的意思。 “你的手,环到,我脖子上。”他略略发力把张佳乐往上举了举:“环紧一点”。”


 张佳乐嗯了一声,听话的将手环住孙哲平的脖子。 孙哲平满意地笑了笑,好在饭钱点菜的时候就接过,他瞥见街对面有个宾馆,就大步流星地朝那走去。 


“宿舍……在、在那边!”怀里的人抽抽搭搭地吸着鼻子,孙哲平有些无语,心想还认的方向看来醉的不是很厉害,他低声开口:“张佳乐你是想让百花的人都看到我抱你回去?我倒是无所谓,就是你还要不要混哦?” 


“呃……”张佳乐有些惊恐地皱了皱眉头,把脸埋进了孙哲平怀里不再说话。 




一个一米八的男生抱着另一个男生往宾馆走,这难免不引人注意,孙哲平一路上接受了路人的若干目光洗礼和议论,搞得他差点爆发,好在张佳乐用的洗发水的味道飘飘忽忽地传了过来,他心情倒是莫名的好了起来。


看就看吧,他心想,反正这他妈早晚是老子的人。 




孙哲平走进宾馆大厅,把张佳乐放在沙发上,自己去前台开房,前台小姐自然喜欢帅哥,虽然孙哲平看起来不太友善并且胸前还湿了一大块,但帅哥就是帅哥,她眉开眼笑的接待着:“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孙哲平礼貌地笑笑:“帮我订两间单人房,谢谢。”


 “好的,请出示您的身份证。”


 “……”谁出来喝酒还带身份证啊,孙哲平愣了愣,问:“没有身份证能开吗?” “这个”前台小姐面露难色:“如果有会员卡的话,我们倒是有登记会员信息的。”


孙哲平松了一口气,他别的没有就是卡多,有事没事就办个卡存上几百块钱,张佳乐还频频吐槽说啧啧土豪就是不一样,这下总算用上了。 报了手机号,前台小姐噼里啪啦一顿敲击键盘,然后笑着说:“先生不好意思,一份会员卡只能开一间房。”


孙哲平想了想,留一个醉酒的张佳乐自己住也确实不太安全,保不齐就把自己溺死在浴缸里了,就开口道:“那行,帮我开个双人的吧。”


前台小姐微笑依旧:“那先生您需要什么样的呢?我们这有总统套房,贵宾套房,情侣套房……” 


偏偏张佳乐这时候清醒了一点,发现孙哲平不见了起身就要找,晃晃悠悠地往前台走,老远瞅见孙哲平的背影,想跑过去吓他,可是喝醉的人小脑麻痹平衡不好,一急就趴在了地上。


孙哲平和前台小姐都被响声吓了一跳,孙哲平一回头就看到刚刚还好端端睡在沙发上的人此刻摊在了地上,心里一急急忙奔了过去。


 “大孙……”张佳乐撑起上身,有点委委屈屈地嘟囔:“摔死我了……” 


“让你乱跑!”孙哲平点点他的额头,把人扶起来上下查看,确定没伤着哪才放下心来,索性又拦腰将他抱了起来,走到前台有些不耐烦的说到:“就刚刚那个。麻烦快点。” 


“……”前台小姐心领神会,唰唰唰挑了一间,把房卡递给孙哲平:“右边楼梯左转,祝您夜晚愉快。”




孙哲平艰难的用房卡开了门,先摸黑把张佳乐扔上了床,这才转身去查房卡取电,灯忽闪了两下亮了,孙哲平彻底傻了眼。


房间很大,装潢也挺有品味,只是浅紫色的墙和庞大的落地窗使房间显得有些暧昧,床边立着两根弧状的栏杆,孙哲平用余光看到一旁桌子上成盒的保险套和情趣用品,不免嘴角抽动了下。 


“渴……”正当孙哲平在琢磨退房的可行性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张佳乐出了声,他方才喝了不少冰啤,又哭了那么久,体内自然缺水的要命,他迷迷糊糊地伸手在床头柜摸索,拿起一瓶饮料就往嘴里灌。


 “卧槽张佳乐你等等!” 孙哲平一个箭步冲上去,还是晚了一步,张佳乐已经吞下了大半,他抹抹嘴,有些不满地嘟囔:“这什么……味道好奇怪。”


孙哲平看着瓶子上赫然写着“云端体验,一夜八次”等等字眼,一阵无力感油然而生。 




张佳乐感觉不太好,本来酒劲已经下去了一些,可突然觉得有股热流涌向了下腹,他本能的伸手去摸,却猛然想起好像孙哲平还在身边,手便尴尬地改了个方向紧紧攥住了身下的床单,搔痒感越来越剧烈,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他感觉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又要流出来,急忙把自己埋进枕头里,只露出通红的耳尖和白皙的脖子。 


孙哲平咽了口口水,坐到床边揪起张佳乐的小辫子:“起来,想憋死自己啊?”


 “大孙”张佳乐的声音有些发闷:“……帮、帮个忙……” 


他微微侧过脸,张开嘴喘息着。 “……难受………” 


孙哲平岌岌可危的理智崩溃了,张佳乐的眼睛又迅速聚集了水气,似乎出了很多汗,红色的头发湿淋淋的粘在额头,粉红色逐渐蔓延了裸露在外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狼狈又色情。 


何况孙哲平最见不得他难受。




唇齿相接的时候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的张开嘴让孙哲平长叙而入,孙哲平用舌头舔过他的上颚,又勾起他的舌头纠缠,模仿性交的样子深深浅浅的抽刺着,没有几秒张佳乐就受不住了,挣扎着想逃,又被孙哲平按住肩膀牢牢地固定在床上继续深吻,意识到吻他的是孙哲平,紧张的张佳乐连呼吸都不记得,看他脸憋的通红,孙哲平才放开他,任他靠在自己身上喘息,张佳乐顺过了气,猛地推开孙哲平抬手就要打,孙哲平早料到他这一招,借力把人又捞进怀里,又一次吻了上去。 


不过这次的吻十分温和,好像安抚一般只是轻轻划过他的上唇。 




张佳乐红着眼看他,孙哲平揉揉他的头发。


“乐乐,不愿意就推开我,不逼你。” 


张佳乐愣愣地看着他,觉得现在的孙哲平好像更帅了一点。


 ………卧槽今天算是栽了。他迷迷糊糊地想,认命般半垂着眼解开自己的衣服。 




TBC(。
下章上肉,你们信吗?^ ^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