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莫忘初心

【全职高手】风骨(韩队生贺)(霸图)

一如既往!

月下梦龙:

“我决定退役。”


在第十二赛季后的夏休期中,霸图队长韩文清宣布道。


 


-


 


风骨


韩文清生贺


无CP,只是些我所设想的日常片段,是我所喜欢的霸图


作为霸图粉,没法给韩队交钱包,那就呈上贺文吧!


 


-


 


提起韩文清,张新杰第一时间回想起的,是在第四赛季的季后赛开始前的一段对话。


“之后的季后赛,你要参与战术设计。”


那是封闭训练的第一天,张新杰如往常一样和所有队员在训练室里进行日常训练,他们的队长就这么忽然走到这个新人治疗面前,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了以上那句话。


“那个,队长……小张他今年刚来,还不大熟悉战术设计吧?”当年还在第一线奋斗的李艺博同志壮着胆子举手发言,早早地显示了他日后口头作死的优良品格。


“但小张是治疗啊。”坐在他旁边的季冷同志给李艺博递眼神暗示。


确实治疗在团队赛很重要,但不意味着治疗选手就要设计战术吧?目前联盟里哪个战队的战术不是由队长制定的?


呃,不过,咱霸图……有过战术设计吗?


李艺博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张新杰也在思考。不过他显然更明白自己的能力,也明白韩文清会如此安排一定已经过衡量。所以他担心的只剩一点:“双指挥是团队赛的大忌。”


韩文清深深看着他。张新杰没有在突然压下的责任面前退缩,也没有像个别队员那样瞻前顾后,更没有沾沾自喜到忘记他这个队长依然会是战术的主要负责人。张新杰非常迅速地找准了重点,这让韩文清很满意。于是他的答话也就很简单。


“双指挥成为团队赛的大忌是在他们互相冲突时。如果有人忌惮于这把双刃剑可能会伤害自己的一面,那么我们就给他们看看,它砍向敌人的那一面。”说完他拍拍张新杰的肩膀,难得缓和了语气,“我知道这需要时间来适应和磨合,慢慢来,不用太逼自己。”


“是。”


“还有别的问题吗?”


张新杰直视着韩文清:“有人问过我为什么要来霸图。”


韩文清挑眉。很少有队员会选择和他谈心,更不用说这个理智至上的新人治疗,那可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张新杰此时忽然来这么一句,他有点诧异,不过也有点好奇。


而张新杰自己也很诧异。


昨天晚上,他的同期兼老乡李轩在QQ上开玩笑,说新杰果然不错啊进季后赛了,早知道就该力荐虚空把他招来了,免得他背井离乡孤身在一个风格不兼容的团队里挣扎。


是啊,为什么呢?明知大开大合的狂放攻击并不合自己的性子,却铁了心地一定要千里迢迢来Q市加入霸图呢?


“我认为,是因为我想和霸图的大家一起拿冠军。”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转身面向训练室里的其他队员:“听到没有!大家一起拿冠军!”


“听到了!”所有队员齐声应答,高举起拳头。


 


-


 


提起韩文清,林敬言第一时间回想起的,是在第十赛季即将开始前的一段对话。


那天他刚结束假期返回战队报到,心血来潮去健身房锻炼,结果一个夏天没什么体力运动的老林迅速地败给了跑步机。


老了……林敬言撑着膝盖,泪流满面。


然后他在更衣室遇见了前来锻炼的,比他更老的老韩队长。


“来了啊。”林敬言打着招呼,顺口自嘲了一下,“夏休期在家都没锻炼,几分钟都跑不动了,唉。”


“我也有阵子没运动了。”韩文清说。


“是吗?我以为你天天都锻炼呢。”


“即使是我,也做不到新杰那样雷打不动的固定作息啊。”韩文清说着还笑了笑,“不过今年有新人来,我们当前辈的要做好表率。”


“小宋吗?”林敬言想起之前介绍给他们认识的新队员,也笑了,“看那孩子的样子,估计又是一个把时间表排得满当当的呢。”


“但他好像不爱运动。”韩文清顿了顿,“新人要培养,我们老队员也不能落后。锻炼身体据说也有助于延长竞技寿命。”


林敬言看着韩文清十年如一日的坚定表情想,是啊,这些天才的家伙,就算老了,也不放弃任何进步的可能,一丝一毫都不会放弃。


真是的,不给我们这些普通人一点反超机会,太过分了。


所以,能在最后跟你们做队友,真的很感谢。


“说得好。”林敬言点点头,一秒卖队友,“我明天就把张佳乐拖来一起锻炼。”


 


-


 


提起韩文清,张佳乐第一时间回想起的,是在第八赛季中途的一段对话。


“复出,来霸图吧。”这是张佳乐接起电话后听到的第一句。


“啊?”这是张佳乐的回答。


“给你预备了位置。”


“啊?”


“考虑一下。”


“啊?”


啪。电话挂了。


张佳乐握着电话发呆。


可是我没想复出啊。


他刚才正准备这样回复韩文清,可惜霸图队长太过雷厉风行,没给他立马拒绝的机会。


那么就拨打回去吧。张佳乐想着,手指放到通话键上,却怎么也无法按下去。


我没想过要复出。


真的?


真的。我不想再打了。


真不打了?


我已经累了。一个人打,太累。


但之后,不是一个人了哦?


张佳乐沉默了。他望向书桌抽屉,在那里,静静地躺着一张账号卡。


他原以为他即使复出,也是带着浅花迷人复出。虽然只是个马甲角色,但是想到百花肯定不会放手百花缭乱,而从名字到装备都是他心仪选择的小浅花也不错,他甚至都想好了去了霸图后该如何与技术部门沟通来打造适合的银装。于是在和韩文清的不知第几次电话沟通中,韩文清明确表示已经拉来了林敬言后,他们顺理成章地谈到了角色问题。


“账号我倒是有一个,不过还需要加强装备。”


“不需要。”结果韩文清打断了他的话,“我们会买下百花缭乱。”


张佳乐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怎、百花怎么肯放手?!”


“无论百花开价多少,我们都会出。”


“但是百花缭乱不一样!”那是百花的核心,不是开价高就能解决的问题。


“百花说了,他们有将来更适合的角色。你放心。”


放心百花不会就此沉沦。


放心霸图会全力争取你需要的资源。


“如何?张佳乐,你决定了吗?”


“嗯,我决定了。”张佳乐忽然泣不成声。


“你们都把百花缭乱买来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哭泣。


“霸图又没有别的弹药专家选手,我不能再让它孤零零一个啊。”


我们还要一起。一起去争冠军。


 


-


 


提起韩文清,白言飞第一时间回想起的,是在他成为主力选手那个赛季结束后的一段对话。


总结会议开完,队员们都打算收拾东西各自回家,白言飞突然举手:“队长,副队长,我申请技能洗点。”


霸图正副队长对视一眼。为了应付比赛,有时针对对手而专门设计的战术会需要角色进行技能洗点,而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些小修小改。像白言飞这样在一整个赛季结束后郑重提出的,恐怕则是选手自行大幅度调整技术风格的缘故。这样,选手如果自觉愿意,还可以利用假期适应新的技能组合。


于是韩文清问他:“你打算如何调整?”


“我决定全部点成地图炮的技能。”


“我去,你那样是元素法师还是炮塔啊?”立刻就有队友吐槽了。


就像玩战斗法师的,没人不会去学习叶秋的打法;玩拳法家的,没人会忽略韩文清的战例;同理,玩元素法师的,很多人都会参考第一元素法师风城烟雨相对中庸正统的技能组合。白言飞的罗塔以前也是走这种组合的,而他此时提出的打法,在元素法师中是一种比较偏激的路子。


不过大家又一想,这种风格,说不定更适合霸图啊?


韩文清看向张新杰,张新杰点点头,韩文清又看回白言飞,也点头。


然后他说:“白言飞果然是霸图的汉子。”


白言飞觉得,这是他听过的最激励的话。


 


-


 


提起韩文清,秦牧云第一时间回想起的,是在第九赛季一次团队赛失利后的一段对话。


说来有点丢人,那时韩文清在训他。


之前的几场比赛,霸图的四天王阵容那叫一个所向披靡,团队赛全胜。但既然是比赛,那么就有胜负,霸图这轮终于栽了个小跟头。赛后的评论多把这次失利原因归结于四位大神磨合不够,而只有霸图自己明白,真正原因是秦牧云没有跟上节奏。


他是霸图四位悍将光辉映衬下的小透明。记者忽视他,连对手都不会在他身上投放多少关注。他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甚至因此而获得更多自由。可是一上场,他还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很紧张,很紧张,身旁的光芒太耀眼,他生怕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浪费了老将们不多的机会。结果他就真的出错了。


霸图批斗大会的惯例传统是,没有错一定不会骂,有错一定不会不骂。


秦牧云在座位上绷直了后背等着挨骂。果然,一说到团队赛,韩文清的视线就扫了过来。那视线简直就是猛虎乱舞的气势啊,当真拳拳到肉。


“秦牧云!”韩文清开始点名了。


秦牧云握紧拳头。被骂低级失误太愚蠢也好,被踢出下一轮的团队赛名单也好,我都接受。是我的错,对不起。


“你干嘛那么没自信!”


……哎?


“你看看你这里的动作,”韩文清把投影屏幕拍得啪啪响,“畏畏缩缩地给谁看啊!还有这个走位!有什么可害怕的!给我自信些,你是霸图的主力之一!下周的比赛不许再这样!”


是啊。自己是被忽视的透明选手,是表现平平的普通选手,是新人里年龄偏大的选手。


但自己也是和四位大神选手站在同一个战场,作为他们队友的,霸图的主力之一。


秦牧云将腰背挺得更直:“是!下次不会了!”


 


-


 


提起韩文清,宋奇英第一时间回想起的,是在第十赛季他第一次登场比赛之前的一段对话。


霸图全员正在备战室里做最后的动员,韩文清在这时忽然对宋奇英说:“新杰说昨晚他去找你谈过话。”


“是。”


“现在状态如何?”


“好一些了。”


听到宋奇英的回答,韩文清皱眉:“一些?”


宋奇英哑然。自己的状态只要不是百分百的完备,即使留下一丝的犹豫不决都会被察觉。和张副队谈过后确实要好点,但初登场前的紧张也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


何况,就算霸图俱乐部官方从来没有明说,但在韩文清第十个年头提拔起来的同职业选手意味着什么,宋奇英心里非常明白。这是其他同期新秀所没有的重任。


果然,韩文清接着就说了:“宋奇英,你应该清楚我们对你的期望。也许有的选手,我们不会在一开始给他太大压力,但是对你,不一样。因为你的未来要肩负整个霸图,你必须挺过一切压力。所以你从这一刻开始,就要面临非常苛刻的要求。没有人,不管是我们,还是对手,会因为你是新人而对你有任何放水。想要接我的班,就必须迈出这一步。否则,就算我退役了,霸图也不会勉强留下一个软弱的选手。”


战斗风格像谁,霸图的人不介意。要怎样去赢取胜利,霸图也没有成规。但是,霸图的队长说,霸图的所有人也都这样做着:必须向前,决不妥协。


而这一点,将由自己延续下去。


“来来我再教你一个诀窍。”张佳乐看宋奇英若有所思的样子,插话进来,“你看我们不是要对阵兴欣吗?你上台,心里默念三声干死叶修!一下就不紧张了。”


宋奇英看向张佳乐。


“小宋你看着我什么意思啊?觉得我的话不靠谱?”


霸图所有人都看向张佳乐。


“你们都看着我什么意思啊?”


韩文清转头问宋奇英:“现在还紧张吗?”


宋奇英想了想:“不紧张了。”


“喂什么意思啊你们?!”


 


-


 


“我决定退役。”


在第十二赛季后的夏休期中,霸图队长韩文清宣布道。


台下的闪光灯自开始就没停过,照在霸图队长这些年来从未褪去凌厉的脸上。


“从现在起,霸图队长的职责正式移交给宋奇英。希望各位粉丝能继续支持他,相信他也不会让各位失望。


“副队长继续由张新杰担任。他严谨的战术和滴水不漏的治疗依然是霸图最坚实的后盾。


“张佳乐也已明确表示,他会继续打下去。他丰富的经验将会有力地帮助霸图的平稳过渡。


“白言飞、秦牧云,还有我们其他随战队成长起来的选手,会围绕他们继续共同奋斗。


“今天,虽然我韩文清退役了,但霸图绝不会停下脚步。霸图人追求的目标永远不会改变。十年,二十年,只要荣耀联盟存在一天,霸图就会战斗一天。一如既往,勇往直前。”


韩文清举起拳头,握紧,就像他很多次在赛场上做的那样。


“这就是霸图的风骨。”




END




附加乱来的后续(?


张新杰退役后开了家叫石不转的眼镜店。


开业那天他收到了隔壁百花缭乱花店送的花篮一个,冷暗雷特色小吃店的鸭血粉丝汤一碗,以及大漠孤烟皮饰店的钱包一堆。


“钱包里哪来的钱?”张新杰问,大有说不清出处就叫警察的架势。


皮饰店老板冲街对面的俱乐部抬了抬下巴,曾经的队友正在门内向他们挥着手。

评论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