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莫忘初心

【双花】Honey

伤害基友

齐昔辞°:

#双花#
#时间轴混乱#
#轻微意识流#
#ooc慎入#
#po一点也不会写大孙#
#愚人节彩蛋#
#傻白甜#

——————
九点左右,张佳乐按计划下楼到超市采购。

买下计划单上所有的条目后,笑容甜美的收银员小姐告知他,他所购买的金额正好可以参加今天的抽奖。

抽就抽吧。张佳乐低下头,稍长的刘海略微遮住视线,缝隙里透出面前抽奖箱表面喜庆的红色。反正最后肯定……

捏在白皙圆润的指尖的红色小卡片上是醒目的一等奖。

在周围人羡慕的目光中,张佳乐笑了笑把一对精致的小礼盒放进外衣口袋,离开超市的时候在心里对这家超市在愚人节送出周x福的925银情侣款手链表示了不能理解。不过也没关系,等会送给大孙就好。

随手把装满食品的塑料袋扔在厨房,张佳乐把自己丢进沙发,捧着出门前晾在茶几上的温水喝了一口,漫无目的的视线落在纯白雕花的相框上。退役后的五年里两个人一直在一起,不是没有吵架打架甚至有一次张佳乐被气得离家出走,最后都会被脾气暴躁的狂剑士笨拙地哄到重归于好。想到这里张佳乐露出温柔的神情,放下杯子拿出刚刚抽奖得到的首饰盒子,轻巧地打开。

花样相似的手链仅仅是一条比另一条纤细一些,做工精细,至少张佳乐并不排斥将它戴在手上。正在出神的时候,门铃欢快地响起来,张佳乐刚一打开门,就被熟悉的气息包裹着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乐乐。”

“我以为你还要一会。”张佳乐把下巴搭到人肩膀上,好让整个身体都跟人紧贴,有点不满地嘟囔着,“什么结婚前一天不能见面的臭规矩。”

男人温暖的掌心在张佳乐的头顶揉了揉,放柔了声音安慰:“只是一个晚上不见面而已。我们下去吧,要来不及了。”

张佳乐回忆了一下婚礼的出席名单,二话不说拿上钥匙跟着恋人下楼。今天他一点也不想跟黄少天对喷垃圾话,也不想被叶修气得炸毛,所以还是不要迟到比较好。
——————
在小型宴会厅的休息室换上婚礼用的白色西装,张佳乐安静的任由化妆师梳理自己的头发,用精挑细选的发绳在脑后扎成一束,并且进行了简单的化妆。身着同款黑色西装的恋人出现在镜子中时张佳乐刚好上完定妆粉,微笑地透过镜子看着熟悉的刚毅面容上也露出些许温柔的笑意。

要结婚了啊,大孙。张佳乐伸出手,在镜子表面勾勒着男人的容颜。
——————
“张佳乐先生,今日在上帝及所有在场的亲朋好友的面前,我询问你,你是否愿意与孙哲平先生结为伴侣, 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忠实于他?”

“是的,我愿意。”

“孙哲平先生,今日在上帝及所有在场的亲朋好友的面前,我询问你,你是否愿意与张佳乐先生结为伴侣, 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忠实于他?”

“是的,我愿意。”

伴随着掌声响起,温柔的聚光灯环绕住舞台上的二人,交换戒指,互相亲吻脸颊,携手入席,一起向宴会厅中并不多的人敬酒。

婚礼的步骤非常简单,邀请的也不过是当初联盟最相熟的那一批人,又是午宴,散的时候不过下午一点。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后,张佳乐微微支撑不住地扶着身边人的肩膀,笑了笑:“好像有点喝多了,送我回去吧。”
——————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疼,心想着宿醉果然不能尝试,下了床光裸着双脚踩上木制地板。拉开被夜风吹得飘扬的纯白色落地窗帘,浓浓的夜色里城市沉寂得如同也进入了沉睡,只有零星的光源嵌在错落有致的楼宇之间。当初选择高层的房子,初衷便是张佳乐喜欢看城市的夜景,装潢的开放式大露台和落地式玻璃推拉门同样是为了这个目的。孙哲平总说张佳乐矫情,张佳乐原来还会追着他打,现在,他承认了。

张佳乐怎么可能不矫情。

三个月前,张佳乐和孙哲平在高速上出了车祸,撞上前面突然刹车的大卡车后整个车子前段受损严重,窝在后座补觉的张佳乐被救出的时候却只是轻微擦伤和脑震荡。

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张佳乐看着惨白惨白的医院房顶,回忆两天前被疼痛弄醒后,隔着变形的座椅传来的微弱声音。

那个时候大孙说了什么来着?张佳乐迷惑地皱起眉毛,忍着头疼思考。

慢慢的一段破碎的音频浮现出来。

“……乐乐……我……想……和你结……结婚……但是这辈子……不行了……你要……要好好……的……”

结婚啊,为什么不行?我们不是已经定好了场地和时间了么,照样结就好了呀。

所以当张佳乐看着韩文清,神色温柔地喊出大孙的时候,没有人拆穿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梦。
——————
Seattle弥漫着咖啡香醇气息的空气里,孩子们站在那个手腕上漂亮的挂着两条同款情侣手链的东方画家身边,崇拜地看着他用彩铅勾勒出熟悉房屋的轮廓,色调明朗。

“Is this your honey?”坐在地上翻着他的画夹的小女孩指着一张人像画,歪着小脑袋毫不顾忌地问。

黑发黑眸的男子偏头微笑,夜空一样的眼睛里仿佛落进了星星。他微微低垂视线凝视画纸上的男性面容,声音温暖而甜蜜:“Yes,he is my honey,maybe forever.”

“Wow,he is so lucky.”女孩不忿地皱起小脸。

“Why?”

“Because you are beautiful.”

张佳乐笑笑,抬头看向异国淡蓝澄澈的天空,忽然掉下眼泪。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生幸运E,换回你在我身边。
——END——
不要找po主谈人生。 

评论

热度(12)

  1. 芳草-莫忘初心与为延辞。 转载了此文字
    伤害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