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莫忘初心

【霸图F4/韩张乐林】细水长流(上)

von Dresden:

计划中的霸图中心本(你信吗)的片段。本段以林受为主,全文大概CP比较乱?


CP:本段大致林受向,4p有,包含张林,韩乐,乐林,韩林,韩张。


时间点:林敬言退役后


-----


林敬言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些七七八八的杂物。面前摊开着一个26寸的银色拉杆箱,箱子的一边已经被折叠得整齐的衣物填满。林敬言把手中的日常用品放进箱子的另一边。放好,估摸着看了看,还有些浪费空间,又拿出了几样,换了其他东西放进去。


“大概是被张新杰给洗脑了。”他无奈地看着怎么摆都不舒服的箱子,苦笑。


还没理完行李,敲门声响起,有节奏地响了三声,每一声的间隔都相同。林敬言起身去开门时因为蹲得久了,有些晕眩。他打开门,看到适才刚想到的人正站在门外。


“明天几点走?”张新杰问。


“中午的飞机。”


“中午几点?”


“13点55。”


张新杰低眉看了表:“那就好。晚上8点去队长房里吧。”


林敬言表情一滞,很快又了然地笑出声来:“给我送别吗?”


“当然。”张新杰点点头,“很有必要。”


“好。”


结束了这个话题,张新杰探头看向了屋内,望见了一地还没放进箱子的物品,皱起了眉。


“需要我帮你吗?”他问。


林敬言回头望向摊了一地的杂物,原本想说出口的“不用了”三个字被他硬生生吞了下去,他直视着张新杰坦诚善意的双眼,侧身让他进屋。


“谢谢。”


 


零零碎碎的东西被分门别类地整齐摆放进了箱子内,张新杰最大化地合理利用了空间,但又能让林敬言一眼便能找到每一件物品。


“谢谢你啊,新杰。”林敬言合上了箱子,“谢谢你。”


他重复了一句感谢。霸图给予他各种意义上的收获,又岂是一句感谢能够表达。


“以后有什么打算?”张新杰从箱子边站起身来问。


这是半决赛结束以来,霸图的队友第一次问他这个问题,而之前几日无人提起,似乎都默契地留给了他独自思考的空间。林敬言其实并不在意,耸耸肩答道:“还没想好,走着看吧。最好是能做和荣耀相关的什么事,目前我是这么想的。”


“那挺好的。”


“你呢?下赛季一如既往?”林敬言笑言。


“当然。”张新杰说。


整整十个赛季过去了呐。林敬言想到韩文清和张佳乐,又道:“霸图的未来,就靠你了。”


“是靠霸图的每一个人。”张新杰淡淡地说。


林敬言心底蓦然被击中般,身体禁不住微微颤动两下。他忽然非常想要说些什么,在这种气氛下,作为这两年以来对自己和对这支队伍的一个出于私心的交代。


“我真的,特别不后悔加入霸图。”林敬言组织了一下语言,一字一顿地说。


张新杰似乎被他较真的样子逗笑了。


“林前辈言重了。”故意用了前辈这个字眼,张新杰面对面地站在林敬言身前,抬起右手,指背轻轻滑过林敬言的左脸,补充道,“但是,我与你同感。”


 



 


 晚饭的时候,林敬言没有像往常一样去食堂吃。 


属于霸图的一个赛季已经结束,俱乐部里剩下的人也寥寥无几。虽然这不是主要原因,但他想与其坐在空空荡荡的食堂里,不如打破一下日常。


他走过一条街,在路边一家小饭馆里坐了下来,点了一大碗面。等上菜的时候,他接到了方锐的电话。


“老林,明天几点到啊?”


“下午3点25。”


“这么精确……我去接你啊?”


“别。”林敬言赶紧拒绝,“你还是专心总决赛吧,我自己坐车过来。”


“那你来兴欣吧?你认得地方吧,就是萧山体育馆隔条马路。”


“不了不了。”林敬言摇头,也没想方锐隔着电话根本看不到他摇头的动作,“我找个地方住吧,后天你们比赛完了我再来找你。”


撂下电话,他下巴搁着一次性筷子发起了呆。


明天的此时,他便是在H市了。


当他告诉韩文清,他会先一步离开前往H市时,韩文清只是稍一思索,问他有没有和俱乐部经理打好招呼了。林敬言给了肯定的答复,韩文清便只留了一句“你去吧”,再无其他。


倒是张佳乐揪着他威胁道:“老林,我严肃地跟你说,你敢去投靠兴欣你就死定了。”


无论什么原因,无论什么去向,无论是否计划好了将来,眼下的分别却是在所难免。两年前他离开呼啸,两年后他离开霸图,他都已经习惯了离开。


真羡慕韩文清啊,他想,能够始终在一支队伍中战斗,仿佛时光从未流逝。


 


   


tbc.


-----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下),逃走……

评论

热度(98)